大佳书城>文学>转业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7

7

三.八节过后没多久,5月就到了。5月,对于医院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月份,因为这个月不仅有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还有五一二护士节。所以每年到这个时候医院都要开展一系列的庆祝活动,这些活动中最受大家欢迎的是五四青年节前后的郊游和烧烤活动。这似乎成了医院每年一次的惯例,说是组织年轻人去,其实有很多老同志、甚至家属小孩也会去,总之在这一天医院里不用上班的人几乎都会去。也难怪医院离城市远,平时生活就单调,难得大家有这么一次放松的机会。医院派了三辆大巴车,负责组织活动的自然是院办,院办又指派华明海组织实施。接到这个任务的头一天晚上,华明海就像组织部队行军拉练一样做好预案,他把人员分成两部分,住在院内的人员八点半钟在医院门口集中上车,市区分为三个上车点,第一个点为市政广场,第二个点在财政局门口,第三个点在天山大酒店停车场。按时间计算九点钟乘车出发,二十五分钟以后到达第一站市政广场,然后继续行驶,八分钟以后到达财政局门口,从财政局门口到天山大酒店大概十分钟,按这个时间计算,他把这个开车时间告诉了大家,并一再强调,要遵守时间准时登车,考虑到医院这些人不可能像部队的战士一样遵守时间,每个点他都多留了三五分钟的时间,这样的预案他一再斟酌,心想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谁料,第一站问题就来了,九点还没到,一些性急的年轻人就来了,他们是单身汉,没什么家庭负担,来得比较早,因为是出去玩,每个人都是满脸春风、阳光灿烂的,见到华明海很高兴的和他打招呼,九点到了,又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的来了,这时,三辆大巴车还没见踪影,有人开始埋怨了,怎么搞的,时间到了还不来,有的催促华明海,说:“华明海,赶紧打电话呀。”其实华明海心里比他们还着急,昨天下午临交代任务时,他千叮咛万嘱咐,要三辆车提前五分钟到场,几个名司机也答应得好好的,可他们就是不落实,九点过了十几分,三辆车才慢悠悠的开过来,静候在那里的人一窝蜂的涌上去抢位置,华明海本来想跟大家说尽量把位置留给老同志和小孩,可一看这个局势,他根本无法控制,就是他讲了大家也未必听他的,他只想快点让车开走,因为离预定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五分钟,他正准备吩咐司机开车的时候,洗衣班的老李头大声叫到:“别急,别急,还有胖大嫂还没来,再等等!”老李头说的胖大嫂就是华明海的顶头上司刘有权的老婆,他的老婆之所以叫胖大嫂是因为她长得胖,刘有权和她结婚时还没什么,不肥不瘦,可结了婚生了小孩以后像吹皮球似的往横里长,一米六不到的个头,体重超过一百五,也许是得到她母亲的真传,见过她母亲的人都觉得她胖,没想到她女儿更胖,弄得刘有权直呼上当,埋怨婚前把关不严,没有考虑到肥胖也有遗传。一车人呆在那里等了五六分钟,胖大嫂才一摇一摆的赶过来,由于跑得急,她上到车时话也说不顺,屁股后面跟了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孩也是出奇的胖,绝对是别人说的胖墩级的那种小孩,两人赶得急,上了车以后不住喘大气,胖人体味重,出了汗味更重。五月的南方虽说没有达到盛夏,但温度也和夏天差不了多少,老式的大吧没有空调,显得又闷又热,两个胖人的到来,似乎把车的温度提高了好几度,汗味、烟臭味熏得大家踹不过气来,最要命的是胖大嫂和她那个胖墩小孩早餐吃了大蒜,一呼吸便喷出一股浓重的大蒜味。胖大嫂跟刘有权到医院生活后,也明白这里和乡下不一样,在刘有权的正确调教下,她改变了许多生活习惯,唯独这吃大蒜的爱好没有放弃,而刘有权自己本身也有这一爱好。然而,这大蒜吃起来爽、闻起来香,但从别人口里呼出来就不一样了,可以想象一下,把大蒜吃到肚里,再和其他的食物杂合在一起发酵,然后通过嘴巴呼出来,这种味道别说闻,想起来都让人感到恶心。现在整个车厢里就充斥着这种恶心的味道,有人皱起眉头用手猛扇嘴巴,坐在靠窗位置的人拼命的把头伸出窗外,大口大口的呼吸外边的空气。有人开始埋怨起来:“搞什么鬼,说好九点走,快九点半了还不开车。”“就是嘛!还是部队回来的,这点事都做不好!”矛头开始指向华明海了,华明海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知道众怒难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更是众怒难犯,他显得有点不知如何应对。“喂喂喂!怎么讲话的?这医院上了点年纪的谁不是部队下来的?”关键时刻杨燕替他解了围,她的确厉害,吼了几句,没人再敢做声了,几个发牢骚的年轻人做了个鬼脸便把头扭向一边,这时车子启动了,人们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12下一页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两岸】礼物

【投稿】扭曲的童年,残缺的爱(小说)

【参赛】香色愁华年

【投稿】你认为的我与我认识的我(小说)

【投稿】那年我迷上脱衣舞(小说)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文学>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