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文学>转业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2

2

第二天一上班,刘有权便把华明海叫他到办公室,说有任务要交给他。

华明海昨天已经从别人那里打听到,这个主任姓刘,叫刘有权!这真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在中国农村的很多地方,起名字往往是走极端,一是往反义里起,什么狗娃、狗剩、丑儿的都能叫,总之名字起得越贱、越丑,人的命运似乎就会越好;但有些又恰恰相反,叫什么有财、富贵、旺发的……希望名字给他带来好运,刘有权就如此。乍一听到这名字时,华明海引发了许多猜想:刘有权的家在村里或许没什么地位,常受到欺负;或许刘有权的父母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认准刘有权日后就能光宗耀祖,给家里带来一些荣耀和地位。唉,不管怎么说,“有权、有权”这名字若是在他乡下的老家里,或许没有什么,但在医院这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他这个叫“有权”的名字就显得十分十分的别扭,大多数人刚听到这名字都会有一丝的诧异和嗤笑,继而一种看不起的念头便油然而生。的确,能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的人一般说来不会有太高的文化素养。据说刘有权刚来时并没意识到这一点,当他见了几次别人诧异的表情后,便幡然醒悟过来,他也是个聪明人。他也曾试图改变自己的名字,甚至连新名字都想好了,叫“刘优泉”,很显然,他既不想改变父母起名的初衷,又想在字眼上玩些花样。那时他还在精神科当护士,在一次科室聚会时,大家正喝得来神,他突然站起来大声宣布:“本人从现在开始改名,叫刘优泉,优秀的优、泉水的泉。”他话音刚落便引发一阵哄堂大笑,“优泉优泉和有权有权有什么鬼区别?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是呀,好好的改什么鸟名字!”……他的改名插曲给酒桌增添了欢乐的气氛,大家哄笑着给他敬酒,那晚他喝醉了,改名闹剧自然也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宣告失败。其实,人都有先入为主的习惯,一般来说,你开始给了人家这样的印象,要想改变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人的名字尤其如此,除非你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随刘有权进到办公室,华明海便问:“什么任务?”刘有权说:“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他故意把“光荣而又艰巨”讲得又重又慢,一副故弄玄虚而又极力想表现自己幽默的样子,华明海最看不惯他这个样子,极不耐烦的说:“到底什么事?”刘有权说:“等一下你带个女的到市人民医院去做处女检查。”“什么,你说什么?做处女检查?”华明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带个女人去做处女检查,这叫什么任务?“是呀,带个女人去做处女检查。”刘有权又重复了一遍,那认真的表情告诉他这是真的。在华明海看来叫他一个大男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对他是一种轻视和侮辱,一般来说,除非是她的丈夫或者男友,否则谁会带一个女人去做妇科检查,特别又是做什么处女之类的检查。如果是工作需要也应该让女同志陪去才是。

华明海打心眼里不愿去做这件事情,他甚至有点怀疑这是刘有权对他昨天“表现不好”的一种报复。可第一天来上班他不好说什么,他不想给别人留下一个不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印象,更不想给刘有权日后有什么把柄可抓。他极不情愿的问道:“还有谁去?”

事实上,院里还是考虑得挺周到的,不仅派了华明海去,还派了两名女护长同去,派华明海去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路上有什么意外,比如那女的跳车逃跑、自杀什么的,光靠两个女护长是摁不住的。有了这样的安排华明海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要做处女检查的是个年轻女孩,据说是附近乡下的一个民办教师,和院里一个有家室的男护士纠缠在一起,早就被刘有权他们注意上了,只是没有抓到把柄,不好下手。这天,两人又在一起“约会”,还关着门。接到密报的刘有权兴致冲冲地带着司机班几个年轻人破门而入,当场把正在“通奸”的两人抓住了。其实,说人家“通奸”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因为当时门并不是关着,而是掩着,两人也只是坐在沙发上面对面的聊天,连衣扣也没解,更没有什么不雅的举动。刘有权可不管你这么多,他认准事情就不容你辩解。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长期抑郁的思想刚有所放开,对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是既向往又隐晦,而官方的态度当然是打压和管制,但又似乎有点忙不过来,因而路边店、路边发廊比比皆是,那些打扮妖艳、涂脂抹粉的女人肆无忌惮的拉客。这可乐坏了基层派出所的警察,抓卖淫、抓嫖娼忙个不亦乐乎,这种事既没风险又有提成,谁不来劲?遇到一些胆小怕事的当事人,拿出一两千块钱私了也是常有的事。因此,有相当一段时间,我们的警察同志非常热衷于此事,甚至看到一男一女搭坐摩托车也要拦人家下来,盘查是否有卖淫嫖娼的嫌疑。刘有权不是警察,可在四医院这一亩三分地里,他比警察还要警察,他是个极有权力欲望的人。这种人做人的方略往往是对上为主下为奴,他深知权力能给自己带来自己想得到的东西,而同样他也明白权力能让他失掉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因此,在权力比他大的人面前,他永远是一副谦恭、自卑的奴才样,而对下面的人他又是一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样子。眼下,他抓住这对“通奸”男女,便要院里做出处理,可两人坚持自己是正当交往,并没做什么坏事。两人不承认,又没有抓到别人“上床”的证据,院里也不好下结论,更不能处理人家。刘有权可不想就此罢休,如果这样就证明了他“抓奸”行动的失败,这对他的权威是极大威胁。没有证据就寻找证据,刘有权竟然提出带女的去做处女检查这一损招。“她不是说她是清白的吗?那就让事实来说话吧!”刘有权说得义愤填膺,好像别人睡了他女人似的。文院长也是有点不高兴,但凡有家室的女人都特别仇恨男人在外边偷吃,在她管辖的地盘更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出现,气头上她也不管做处女检查是否合理,竟同意了刘有权的提议。那女孩不知是出于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是农村女孩个性的倔强,竟也同意这荒唐而又羞人的做法。

123下一页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1111

【参赛】梦的继承者

【投稿】你认为的我与我认识的我(小说)

【两岸】礼物

【投稿】扭曲的童年,残缺的爱(小说)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文学>转业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