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都市>【参赛】台湾新娘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第十章 遇艳惊鸿

第十章  遇艳惊鸿

苟立光家气派坚固的房子,好看又当街,在村里新划的地基上,占据着最好的位置。以前,芦芦有啥事路过苟家寨,听人说起过,那座顶好的宅子是苟立光家的。所以,芦芦骑车进了村子后,便径直朝苟立光的家里,奔了来。到了大门前,在街边打下车子,走了进去。

芦芦在以后又来的两辆摩托车中间,一眼即认出,夹在中间的哥哥的车子,显得又破又旧,又寒碜。心说,哥哥怎么和这么一帮有钱有势的人,交上朋友,混在一起了呢!几步走上厦廊,推开玻璃门,迈过廊道,轻轻推开屋门一条缝,看到满屋的烟雾酒气中,芦华哥哥正夹在几个人中间坐着。哥哥的穿着面相,也显得很是寒酸,没法和几个穿着油光水滑的人相比。轻轻地叫了一声:“哥——”

屋里几个人,喝酒太专注,没谁发现芦芦。还是在屋门近前,给人拿酒倒水的苟立光,听到芦芦的叫声。回转身,看到身处阳光背景之中的芦芦,惊奇万分,睁大了双眼。苟立光让芦芦暗敛的魅力,晃得他有一瞬,恍如梦中,以为看到了仙子。也是因为,大脑里装满酒精的缘故。苟怀忠也察觉了,走过来。面对门口标致的芦芦,苟立光的失态,没有逃脱苟怀忠的眼神。苟立光反应过来后,忙笑着把门打开,往屋里让着芦芦:“快进屋,快进屋!你找谁呀?”

芦芦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不进去了。我找芦华哥!”

居坐其中的芦华,这才听到小妹的声音,赶紧起身走过来问:“小妹,有啥事?”心想家里一定有啥要急事,不然,不会叫小妹来叫他。

芦芦伸出手,把芦华哥从屋里拉出来,轻声和他说:“哥,咱爷爷病了,老安叔说,须急着上院。咱娘让我来叫你!”

这时,由大街上哇呀叫着走来的苟二呆,走偏撞在自家刷了浅绿色石子的大门把子上。抬脚踢了一下门把子,走进宽大的大门里。看到院子里的芦芦,也不再手舞足蹈了,嘴里也不再怪叫。走上来,伸伸舌头,瞪瞪眼,嘿嘿地傻笑着:“嘿……,我、我认得你。”说着,伸手还想撩芦芦的头发。

苟立光急走上前,一把将苟二呆推到了一边: “去!滚到一边去。”

苟二呆仍然是那般摸样,冲着芦芦呲牙咧嘴地笑着,离开了。

“立光兄弟,不行,我得回去。爷爷添了症候!”芦华说完,又转身探头,和屋里几个坐在沙发上,猜拳行令的人打着招呼。“怀忠叔,老大哥们,失陪了。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只见屋中几个人,好像粘在沙发上一样,头也没回,只把手伸到身子后面,朝芦华摆了摆。

只有苟怀忠,从屋里跟了出来。

芦华的脸上,掠过一丝瞬间的尴尬。内心也深知,自己也根本没有办法,和这几个家中,都称几万几十万的大大小小的工头们相比。人家内心里,就不愿搭理自己,更不用说出门相送。但心里没忘了骂一句:“一个个狗娘养的,犬眼看人低!不就是靠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干了几个工程,腰包里揣了几个臭钱。还不都是,克扣劳工的血汗钱。还有偷工减料的钱吗!有他娘的啥子了不起。一分钱,也带不进棺材!”芦华这也是穷急了眼,叫花子咬牙,发穷恨!也是酸葡萄心理,和阿Q自传。

和苟立光抽身,来到他父母的屋里:“大爷,大娘,家里有点事,我得先回去。”说完,把提来的烟酒的,全倾倒在桌子上。抓着空包,向外走去。 

    后边的苟立光,急忙抱起,芦华刚倒下的烟酒等的礼品,从父母屋里追了出来。往芦华的包里,强塞着。

“你看你看,我拿了来,是看俺大爷大娘的。”芦华送不下礼品,也很着急。把个空包,死死地夹在胳肢窝里,身子转圈躲着,到了自己车子近前,推起车子,即小跑着出了苟立光家的大门。

苟立光在后边说:“过几天,有空,我去你家,给你家叔婶拜年的。”说着,把怀里抱着的礼品,放在院地上,送出大门。苟立光是说客套话,往年芦华都来拜年,前几年,也去过芦华家里拜年,发迹后再没去过。

123456下一页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飘零的叶

【参赛】乡间那个小镇

村长风波

故乡

露从今夜白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都市>【参赛】台湾新娘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