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都市>【参赛】台湾新娘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第四章 苦涩初恋

第四章  苦涩初恋

芦芦听不到了王大力的车子响后,才转身来了家。弯下腰去,帮着母亲洗涮着碗筷。让母亲一把夺过筷子生气地说:“呆在外边疯吧,还知道来家做啥!”

芦芦没有回嘴,还是挽起袖子,低下头去洗着碗。

芦华还在抽着闷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去。

芦有章也还在喝着溜茶。溜茶,即喝没了茶色的茶水。当地有句顺口溜,说吃烟把,喝溜茶,说话不挨嘶答。芦有章在这喝溜茶,一是消磨时间,二是怕卤子里的水倒掉瞎了。另外,天尚早,话也没说透:“大力这孩子,又长高长俊一块,也出脱成了一个好孩子。”

芦芦听了爷爷夸赞王大力的话,抬起头来,不相信地又惊喜地看了爷爷一眼。

“是一个好孩子,懂事又知礼节,身体棒人也俊秀;就一样不好,没爹没妈的,跟着姥爷姥娘过日子,算咋么一回事啊?少名无份的。”芦芦母亲。

“人家有母亲的。”芦芦。

“不知疯到哪里去了,和没有一个样。”母亲看看还在低着头抽烟的儿子,就问。“华,你早说的镇上银行的办公大楼,这活干成了没?”

“他娘的,又让别的王八羔子拱了去。”芦华说着,将手上夹着的半截烟卷,气愤地摔在地上,又踏上了一只脚,用力地搓灭了。

“你的同学,镇上建筑公司的经理苟立光,不是早就答应给你这个活的吗?”母亲解下围裙擦着手。“我就知道,他苟立光说人话不干人事。挣钱的活,能给咱吗!”

“我们两个是同学不假,这些年也没有断了来往,可我不是他的大舅子哥啊!”芦华。

听了儿子的话,母亲脸上升起了疑团,感到不解。知道前些日子,苟立光和他的老婆刚刚离了婚,这么快,又从哪里来的小舅子哥啊?“他不是和他的老婆,刚离了婚吗?”

“银行的办公大楼,包给他的大舅子哥,是他老婆答应和他离婚的条件……。我回家了。”

“这个没长人心的。”母亲嘴上骂着苟立光,却狡诡地看了眼,正在低头洗着碗的芦芦。这个眼神,没有逃过一边的芦有章的眼睛。“嗳,芦华……。”母亲不知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正在往外走的儿子。

芦华在门口停了下来,回过头来问母亲:“娘,有事?”

母亲又看了眼芦芦:“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没有事。”

芦华转身,走了出去。

“大力跟着姥爷姥娘过日子,又不是跟着外人,即使不是本村落地的娃娃,王耀堂在王家庄里,又是一大户的人家,也没有人会欺负他。”芦有章。

“反正,谁家的闺女,要是跟了王大力,没有好日子过。大力的姥爷姥娘待他好,这就上了年纪,等老了以后,大力还不落在舅舅妗子的手里。舅舅好,还光好!妗子是外姓人,就更甭说了。他舅舅妗子,还有自己的儿子小力呢!”芦芦母亲。

“年轻的人的路,终是要靠自己腿上的脚,来走的。我看大力这孩子,是一个能够独立和有出息的人!天不早了,我也歇着去。”芦有章说着,站了起来。

“芦芦,扶着你爷爷。”母亲。

芦芦也洗涮完了盆盆碗碗的,忙起身擦干了手,扶着爷爷出了门。反手有些赌气的,像刮了阵风样给母亲带上了门。扶爷爷慢慢地来到西间北屋里,又将爷爷扶到炕上。给爷爷放好被褥,垫稳枕头,封上炉子,把脚盆放在炉台上伸手够得着的地方。“爷爷,你早歇着吧!”芦芦说着走到门口,听到后院里传来了哥哥和嫂子打架的哭骂声,和小胖的狼嘶鬼嚎声。

    “打死你老娘吧!有种的。你的工地,让人拱了去,包不到手,还能怨你老娘。有本事,你也让苟立光成为你的妹夫,你也当一回他的大舅子哥。”

芦芦和爷爷,都听到了后院里传来的芦华媳妇的哭骂声。芦芦脸上很是痛苦的样子,听了嫂子尖刻的哭骂声,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是个啥滋味?接着又听到,哥哥抽嫂子耳光的啪啪的声音。

1234下一页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白羊镇

露从今夜白

【两岸】芦苇荡

村长风波

【两岸】塞北塞北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都市>【参赛】台湾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