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人文社科>科索沃空袭战(上)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一、战争计划的出笼

美国加紧制定战争规则

1999年1月19日,克林顿总统的高级助手在白宫地下室的情况室里召开会议,听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讲述关于科索沃自治的一项新的重大计划。她竭力主张北约应该用对南斯拉夫发动空中打击的威胁来强行达成一项将由北约联盟的地面部队来监督实施的和平协议。

在将近5000英里以外的贝尔格莱德,北约司令韦斯利·克拉克将军和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克劳斯·瑙曼将军正同南斯拉夫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坐在一起。他们挥动着装有证明塞尔维亚治安部队三天前在科索沃拉察克村对阿尔巴尼亚族人进行了大屠杀的彩色照片的公文包,耀武扬威地来到这里。他们也是带着北约将发动空中打击的威胁来到这里的。

他们已不是第一次同这位塞尔维亚领导人短兵相接了。不过,他们回忆说,这一次他们发现了一个最近刚刚变得态度强硬的具有坚不可摧的精神的人。

米洛舍维奇大声说:"这不是大屠杀。这是故意捏造的。这些人是恐怖分子。"

当克拉克将军警告他北约将"开始要我调动飞机"时,米洛舍维奇似乎被轰炸的前景激怒了。他称这位将军是个战犯。

1月19日已经被认为是克林顿总统任期中关键的一天。但是结果也许证明,这二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在科索沃问题上走向战争的步骤,而不是因为参议院的弹劾审判和克林顿的国情咨文。

假如克林顿总统未曾因他自己的政治和法律问题而分心,他在科索沃问题上做出的决定会不会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现在尚不清楚。但是很显然,他所遇到的麻烦使得他做出决定的回旋余地减少了,而结果严重依赖军事威胁的外交努力又进一步减少了回旋的余地。

1998年,每当克林顿采取军事行动时,人们都对他提出尖锐批评,并对他的动机表示怀疑,就像他在1998年12月对伊拉克发动袭击时那样,当时,众议院正准备就对他的弹劾问题进行投票表决。

如今,克林顿因为在科索沃问题上未能更早地或者更加果断地采取行动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批评他的人说,要是他那样做了,米洛舍维奇就不能够把军队和装备调进科索沃进行过去四周的大规模"民族清洗"了。

自始至终,北约盟国希望,甚至想当然地认为,它们与之打交道的是在俄亥俄州代顿通过谈判实现了波黑和平的米洛舍维奇,而不是想用大屠杀确保他继续对塞尔维亚的统治的贝尔格莱德的米洛舍维奇。

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尼特在国会1999年2月份举行的听证会上预言,塞尔维亚人将在科索沃发动一场大规模春季攻势,将造成大批难民外流,但是提交给克林顿的关于米洛舍维奇对北约发出的军事武力威胁将会如何做出反应的情报评估是含糊其辞的。这些情报报告包括这样的推测:这位南斯拉夫领导人在空中打击面前将会后退。

例如,中央情报局1999年1月份整理的一份内部情报报告就得出结论说:"米洛舍维奇不想打一场他赢不了的战争。"

这份情报报告接着说:"在有了足够的防御能力来维护其声誉和安抚其支持者后,他会迅速求和。"2月份的一份内部情报报告说:"他不相信北约会进行轰炸。"

基于这样一种估价,同时也由于顾问们的推动,克林顿继续实施威胁加谈判的战略,他把宝押在米洛舍维奇的退让上。这些威胁很快变成了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可信性的考验。鉴于该组织成立50周年在即,这种考验的分量更重了。

1998年9月,前参议员鲍勃·多尔曾到科索沃去为一个由他任主席的国际难民组织进行调查,他回来后向克林顿总统汇报了调查结果。汇报结束后,克林顿同多尔在椭圆形办公室单独对坐,请他帮忙向以前的参议院同事游说,使他们在弹劾审讯中投反对票。

多尔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他认为弹劾问题"大大转移了人们(对科索沃和其他对外政策问题)的注意力"。

科索沃冲突于1998年年初爆发,对克林顿政府来说这个时间是再糟糕不过的了。当时,总统及其助手被莱温斯基事件搞得精疲力竭;克林顿的对外政策班子在集中力量筹备克林顿对中国和非洲的访问以及研究俄罗斯的经济混乱;众议院选举始终是总统关注的事情,在沸沸扬扬的绯闻包围白宫的情况下尤其如此。所以,在当时的民意测验中,根本没有人提及科索沃问题。

123456下一页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回顾与省思

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人文社科>科索沃空袭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