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惨绿青春(8)

庆娣沉默数秒,问:“要三百那么多?”

好一会儿才听见妹妹小声回答:“在大兴路上不小心看见了一件短大衣,死砍价砍不下来,心痒痒的。姐,算借的好不好?过年拿了压岁钱我还你?”

庆娣一脚着地停下车,回头想和妹妹说借和偷的本质完全不同,可惨白的街灯照在妹妹俏丽的小脸上,见妹妹可怜巴巴地仰视着自己,她心里一软,唯有叹气,说:“下次有事直接问我。你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和我说的,偷偷地去拿不就指着我发现不了吗?”

“姐,我错了。”

“算了,就当过年姐送你的礼物好了。”

妹妹立刻笑逐颜开,庆娣凝视她,无奈摇头。到了学校的车棚,爱娣再次扯扯她衣角,悄悄说:“那个,姚雁岚。她看着我们呢。”

庆娣心里突地一跳,锁车的手随之一滞。

姚雁岚已经走到她们面前,问:“高一(1)班的沈庆娣?”

“是。”对于这个学姐,常败于她手下的庆娣潜意识里总是远远避开,仅限于偶尔相遇时遥遥一望而已。今天近在咫尺,她细细打量,姚雁岚比她矮些,和爱娣相仿的个头,可清水芙蓉般,娉娉袅袅地站在车棚外面,嘴角笑意温柔,论相貌论气质,都比妹妹胜了不止一筹。

庆娣发现,她今天除了叹气也只能叹气了。

“我是姚雁岚。”对方听庆娣静静地说了句“你好”便无下文,含羞带涩地笑笑方解释,“今天又听我弟弟提起你,就是姚景程。”

庆娣长长地“哦”了声,不知姚景程和他姐姐说了什么,更不知对方来意。

“我没什么意思,别误会。就是听你的名字好多次了,来认识一下而已。”姚雁岚语气温和,说完又是怯怯地笑,“看过你的作文,写得很棒。”

庆娣第一反应便是,“哪里。”顿了顿由衷地说:“不如你的地方很多。”

无论是立意还是词汇的组合,她追之不及。

“姐,该上课了。”爱娣在旁提醒,语气很是不耐。

“那我先走了,有机会我们再聊天。”上课铃声盘旋在校园上空,姚雁岚打声招呼,走了几步又回首冲庆娣笑笑。

“切——”爱娣嗤之以鼻,在姚雁岚回首的那一瞬合上嘴巴。

庆娣锁上自行车,只听妹妹打鼻子里哼哼,她说了句:“还不赶快去教室!”爱娣充耳不闻。

“自以为是校花,清高骄傲,哼,脖子仰那么高也不怕撑不住那个大脑袋!”爱娣愤愤道,“身上那件破烂衣裳送我也不穿!”

“沈爱娣!”庆娣喝止自己妹妹,“我没觉得她怎么清高骄傲,她哪里得罪你了?”

“哼。”爱娣跟在她身后,闷声嘀咕,“她就是得罪我了!就是得罪我了!”

晚自习时,姚景程屡屡回头,欲言又止的样子。庆娣恍若不觉,自顾自看书,脑子里一遍遍回放那人抱着吉他,指尖轻轻拨弄的镜头,心底一遍遍念着那人名字。

她初一时,有一晚不欲归家。三年多前一中墙外的人民广场尚未建起,空旷的泥地上堆满垃圾,与一中相邻的位置是片杂树林。家里凝滞的气氛里连呼吸都困难,她那时年纪小,一腔的愤懑无处宣泄无力克制,时常在晚自习尚未结束时逃到那个小树林里,什么也不做,就是望天,听风和发呆。

那晚,她听见世上最动听的声音,见到最温暖的笑。

“沈庆娣?”

庆娣愕然抬头,发现姚景程的脸与她只有一尺之隔,她猛然后仰避开,嗔道:“干什么?吓我一跳。”

姚景程好奇地问:“什么书看得这么入迷?写写画画老半天了,喊你都不应。”说着扭着脑袋转换视角想看清她面前的笔记。

顺着他的目光,庆娣一看之下,自己也慌起来,满纸潦草的“姜”字。

她在姚景程伸手的刹那猛地合上本子,“老师看着你呢。”

姚景程回望课室前排,果然,班主任目光炯然。他悻悻地说了句:“下课先别跑,有话问你。”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曾國藩

吕皇后秘史

盗墓实录

恋·从此爱上的人都像你

法老的宠妃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