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惨绿青春(7)

“妈,我去找爱娣。”她蓦然立起,冲出房间。

据爱娣所说,那个吉他班开在常去的机室隔壁的乐器店。庆娣问了店员,从铺子后面找到铁架楼梯,尚未踏上二楼,便有一缕乐声透过塑料门帘流淌下来,叮叮咚咚的,音符圆润如水,忽远忽近的男性嗓音低沉喑哑,轻轻哼着“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庆娣驻足于楼梯,静静地聆听弥漫在耳际的声音,大兴路的喧嚣似乎在这一瞬间淡去,空旷的夜里只余吉他的袅袅尾音与她的存在。

风吹过,撕扯她的衣角。她定定神,上前两步,拨开那层乳白的门帘。

空旷的二楼只有一排空荡荡的座椅和一个人,那个人背对着门,坐在墙角一张高凳上,从侧面看表情平静,眼神清澈如水,专注地凝视着自己的指尖与指下的一把老旧的古铜色吉他。

听见声响,他修长的手指停下来,回身向她。

庆娣脸上客套的笑容瞬时凝结,心头蓦然而起的那抹感觉无以名状。是惊喜?抑或难以置信?还是满足的慰藉?像他的吉他声,圆润如珠般一粒粒地敲打着她的心,化作热流,所至之处,无不泛起暖洋洋的喜悦,融融一片。

她不自觉地脸颊泛起热潮,早将来意抛去脑后,嗫嚅着说不出话。

那人站起来,疑惑的目光投向她,问:“找谁?”

她的思绪浮浮荡荡的,却在他说出这两个字后一寸寸沉下去。原来他不记得她了。

“找……”她说了个字才发现声如蚊蚁,顿了顿才又说,“请问沈爱娣在吗?”

那人皱了皱眉头,接着颔首道:“是刚才来交钱报名的那个吧?她回去了,说明天来。”

庆娣低低哦了声,明知该走了,两条腿却如铁铸般。呆呆站了数秒,越着急想和他说句什么,越是脑中空茫。

“还有事吗?”他把吉他小心地放上墙边的长桌,然后感觉奇怪地望了她一眼。

“没有。”庆娣急急地摇头,“没有了。谢谢你。”

说着她迟疑地迈步向门口,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不停重复着提点她说:“他不记得你了。”

“小心。”

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一步,昏头昏脑地撞上门框。庆娣尴尬地揉揉脑门,回头看一眼,果然他一脸忍笑的表情,她耳根越发热了几度,涨红着脸轻声说:“对不起,没看见。”

那人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庆娣着恼地在心里埋怨自己够傻的,只听那人问:“你是沈爱娣的……”

“姐姐。”

“不太像。”

“嗯,她比我漂亮多了。”倘若她如妹妹般娇艳会否令他印象深刻些?“你是老师?”

“帮朋友教人弹吉他而已,不算老师。我姓姜,有空和你妹妹一起上来玩。”

疾行而来,踽踽独归。

沈庆娣缓缓行走在大兴路上,脚下软绵绵的,每一步都像踏进了虚空。

回到家食不知味地扒了几口饭便到了该回学校的时间,爱娣在桌上惶然不安地几度偷窥她神色,听她说要回校,也放下碗,朝一只脚抬起在椅子上,哼着小调喝着小酒颇为自得其乐的爸爸说了句“爸,我也走了”,然后拎起书包几步追上她。

庆娣在楼道口等着,伸手问妹妹拿了车钥匙开了锁,“上来。”

爱娣瞅瞅她面色,不敢多问什么,乖乖地上了车。

快到校门口时,爱娣本扶着车座的手移上庆娣后腰,扯住她大衣委委屈屈地喊:“姐。”

庆娣低低应了声。

“姚景程那个大骗子,在你面前拍胸脯说什么学费不收咱们的,下午又偷偷找我说不行呢。他那个姜哥说吉他班是跟人合作的,一半钱要交给楼下乐器铺,说是姚景程同学的话,他义务教,可要给乐器铺一半钱。”爱娣顿了顿,没得到姐姐任何反应,才迟疑着承认说,“我是身上一个子没有,又急着交钱,才想到你那个鞋盒子。姐……”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盗墓贼的钥匙

盗墓实录

北京部队大院

大清相国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