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惨绿青春(3)

将书包放上桌子,她抽出那张奖状,“二等奖”三个大字刺眼地红。她耗费了多少个夜晚写出来的姥姥家的乡村生活,她顶着一盏小灯一个字一个字细细斟酌,终究不及姚雁岚流水行云般的文字中对母亲发自肺腑的感恩之情。

她又输了。

庆娣抬起双手,将那张金地红字的纸撕开一半,又一半。只听得她老子又在厅里咆哮:“妈的,老子在外头卖命,你个死老娘们儿,也不好好给老子弄顿饭!”

手上的奖状被她撕成碎片,她咬咬牙,尽全力不去想象她妈妈在外面的反应。

这不可遏阻的充满了挫败感的生活,似乎永无终点。

这晚爱娣不仅没回家吃饭,连晚自习也没上。庆娣踏进家门前还在斟酌对父母的说辞,开了门便听见电视里《还珠格格》的序曲以及爱娣的笑声。

她妈和爱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她在门厅里跺脚,她妈数落说:“怎么这么晚?外面下着雨,半夜三更的还疯玩不着家!”

庆娣的自行车下午便被妹妹骑走了,下了晚自习一路冒着小雨走回家。十二月底,夜里的风既冷又硬,卷着雨水往脖子里灌。她站门口跺着鞋上的泥,好一会儿身上才回过热气。听她妈这样说,她眼睛扫向妹妹,爱娣心虚地吐吐舌头,她这才和妈妈解释说:“快期末考了,作业多。”

回到自己房间,爱娣尾随而至,狗腿地递给她一条干毛巾。庆娣接过去擦着湿头发,厚脸皮的爱娣弯下腰端详着她。

“姐,生气了?”

她哼一声,“下午和你说什么?爸今天回来,你皮痒了别拖累人!”

“切,你以为我是贪玩啊?我就是知道他回来才躲出去的。像你那么傻,乖乖地往他拳头上撞?谁知道他今天心情好不好?”爱娣撇嘴说。

“你聪明……”庆娣想反驳妹妹,可也觉得她有自己的道理。

“别往外看,门我关上了,他也不在家。打麻将去了。”

庆娣甩甩擦干了的头发,边挂毛巾边说:“就你聪明,有事你就知道躲。你躲了我躲了,咱妈怎么办?”

爱娣半躺在床头叠好的棉被上,阴沉着脸好一会儿才说:“我们在又能怎么样?你拦得住他的拳头,拦得住他的腿脚?”

从记事起,家里时常笼罩着爸爸的斥骂呼喝,妈妈的啜泣与呼痛。每一回她扑过去用小小的身子抱住妈妈喊“别打我妈妈”,总会被他揪住头发,丢回到呆怔着连哭也不敢的爱娣身边。而她和爱娣挨打就更是家常便饭,那样的时刻,妈妈总是会拿热乎乎的臂膀圈住瑟瑟发抖的她们,抵挡背上的拳雨。

她不懂,她以为自己和妹妹不够乖不够听话,每次爸爸回家总小心翼翼地笑着讨好他,小小的一颗心满满期冀着能换回妈妈的笑脸和平安。可后来她才知道他打她们仅仅只是因为他工作不顺心,或者是因为赌钱又输了,甚至什么也不为。

就像被一脚踹上妈妈肚子失去的小弟弟。

血浸湿了毛裤,半个身子躺在血泊里的妈妈,痛到极处仍小心捂着肚子……

庆娣微阖双眼,将七八岁时的景象赶出记忆。

“快期末考了,还不复习功课?考不上又扒你一层皮。”她在桌前坐下,熟练地拿出课本笔记。

爱娣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改躺为趴。“考不上算了,我去大兴路练摊去。赚钱养活自己还是成的,再找个人一嫁,天都亮了。”

她才十五岁!庆娣停了笔,端详妹妹片刻,除了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

“姐,你拼了老命地学习有啥用?要我说,你还不是一般的笨!学习成绩再好又能怎样?给你考上大学,还不是要问爸爸拿学费拿零用钱?早点赚钱早点独立,这才是正经。”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盗墓实录

平凡的世界

曾國藩

大清相国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