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
下章 | 目录 | 书签 | 账户
设置:[整章阅读] [1500]
惨绿青春(2)

闻山早时就是济西省东部的交通枢纽,矿产丰富,这些年更因为几家大企业相继落户,这座本应闭塞落后的北地小城,一日比一日繁华起来。可毕竟是重工业城市的缘故,扩宽了数倍的马路始终脏兮兮的,空气中飘浮的尘粒遮天蔽日,终年见不到蓝天。

在沈庆娣的记忆里,这座城市的色调永远是灰沉沉的。

她父母原本是附近乡里人,她的姨丈舅父仍同闻山周边无数人一般,一年十二个月在地下几百米深处劳作。只是因为她妈妈当初的“慧眼”,相中了她爸爸,而她爸爸又有个好姐夫——冶南镇的副镇长。庆娣的姑父由镇升迁到县,而庆娣爸爸也被一路带挈,从乡种子站,到县物资局,而今闻山改县为市,沈家自然水涨船高,再非昨日。

沈庆娣眼前浮现她爸趾高气扬的嘴脸,心下冷笑,波澜不兴地望向公车车窗外一路倒后的景物。

她性格极似她妈,嘴笨心细。而爱娣则像爸爸,嘴甜心活。她爸长期出差,每回发货回来总会带几车天南地北的新奇玩意儿在闻山倒卖。她记得家里是物资局宿舍区最早装修最早买空调最早有摩托车的,可日渐富足的生活下是她妈妈日渐枯涸的眼睛和低迷压抑的家庭气氛。

回到家没有听见妈妈唤她名字,庆娣便知道爸爸回来了。厨房就在门口,她妈在老旧的案板上擀面,只是抬头望了她一眼,低声问了句:“爱娣呢?”

“我走的时候他们班还没下课。”她给爱娣打掩护,说完借着光才看见妈妈另一侧的脸。肩上的书包缓缓滑下来,沉沉的,但抵不过沉下去的心的重量。她压低了嗓子问:“他又打你?”

“撞的。”她妈不多作解释,只回过身去继续擀面,把淤青的那侧脸藏在阴影里。“你表哥也在,进去打声招呼。”

沈庆娣抿紧嘴好半晌,才应了声,拿着书包进了客厅。

沈庆娣姑姑姑父只有一个孩子,长她五岁的魏怀源。俗话说外甥像舅,魏怀源贪玩爱热闹交游广阔的习性和庆娣爸如出一辙。他打小不爱读书,小学初中留级了几年,高中毕业靠老子在省城一所民办大专里买了个学位,二十四岁才大专毕业。姑父托关系给他在省城找的清闲衙门的工作不爱做,天天喊着要下海做生意,隔三差五地跑回闻山,和一帮狐朋狗友鬼混。

这位表哥自小到大的劣迹数不胜数,对于庆娣而言,真正让她心头抖颤的是去年夏天,魏怀源又在她家喝多了两杯,见到卧房出来去洗手间的她,眼珠滴溜溜扫向她半截睡裤下的小腿,含糊不清地说:“庆娣长大了,小妮子腿杆子这么长。”

她当时话也不敢答一句,疾步冲进洗手间,企图把他那对充血的,酷热里令人背脊一凉的眼睛丢在身后。可还是铭刻在记忆里,以至于过年去参观完姑父给表哥准备的新房后,回家的路上爱娣艳羡不已地说不知道谁有福气当她表嫂时,庆娣斥她一句“别胡思乱想了,关你什么事”,两人几乎当街吵起架来。

“爸爸你回来了。”她踏进客厅,酒气扑鼻。

两人想是喝了有一会儿了,她爸连脖子也是猪肝色。“废话!叫你妈煮的面呢?”

“妈在下呢。”呼呼喝喝的语气她早习惯了,淡淡应付一句,又对桌边的另一位点头,“怀源哥。”

“这么早放学?爱娣呢?”魏怀源倒是口齿清楚。

“她作业没做完,在学校。”庆娣低头说,“怀源哥,你慢慢喝,我先进去了。”

还没走两步,她爸在桌上吼:“老子十天不回家,回家了一个二个给老子脸色看。老子是你生的?去跟你妈说,下面,多放点醋!”

她推门的手顿了顿,“我放了书包就去厨房帮忙。”边说边把她爸的骂骂咧咧掩在门后。

下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 简介 | 收藏 | 评论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依旧桃花面

北京部队大院

最强女孩

曾國藩

回到顶部    
大佳书城>小说文学>何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