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言情
他和她
他和她
作者:惜之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9999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青春期的恋爱总是充满了相似性,陈先生和林华艺的故事也是如此。她们享受着青春带来的...>>全部
文章内容

“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泰戈尔

这句话在一个正午突然出现在陈先生的脑海之中,它像一颗突然引爆的炸弹,让陈先生一阵阵的发懵。陈先生如今二十三了,他有一只自己的狗,名字叫做萨特。是一个屁股很好看的纯种柯基,陈先生每天晚上下班的时候都可以看到萨特在家里蹲坐着等着他,而他每次回到家之后,看到萨特心中的烦恼都会一扫而空。所以每天回到家看萨特一眼对于陈先生来讲都是十分的具有吸引力的,它就像是陈先生的鸦片一样,可以令他在瞬间放松下来。

在这个正午陈先生本站在阳台上抽烟,感受阳光带来的阵阵暖意,但是当他接到一个电话之中,泰戈尔的这句话便填满了他的大脑,尼古丁带来的麻痹感不断地扩大,陈先生看着在风中漂浮的柳絮,一言不发。

陈先生在学校上学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那是他的大学时期。身高、相貌都算不错的陈先生是系里面的抢手角色。作为汉族的陈先生有着欧美式的鼻梁,眼睛里面像是藏着银河,尤其是当他坐在阳光下的时候,眼睫毛的每一次抖动都像是洒下金粉一般。

大家向来对于这种面相姣好而一言不发的男生是充满了好感的。而作为摩羯座的陈先生在做事方面也是个完美主义者,专业课每次排名,他的名字向来都是位于榜首的。每次系里乃是院里搞活动他都是老师们最先想到的首选,陈先生之所以可以成为当时系里面的风云人物和他自己的规划是脱不开关系的。家境并不算好的他想要将自己的爸妈拉出当年的那个小城镇只有靠自己,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在他离家越远之后,展示的越发淋漓尽致。他对于自己的大学四年的规划只放了两样东西,那就是学习和勤工俭学,可是他偏偏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大学会闯进一个精灵一般的女孩。

那是大学的一节选修课,陈先生每次上选修课的时候都是心情最好的时候,选修课带来的知识和愉悦是成正比的,不像专业课一样的枯燥乏味。绘画艺术是陈先生最喜欢的选修课,那天的蜀地飘着小雨,坐在教室里看着外面的陈先生心情十分的愉悦,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这时候的陈先生是一星期当中最放松的状态。耳机中的纯音乐和窗外的树叶可以很好地清扫脑中杂乱无章的设计图,一星期里面各种高分子材料所构成的序列都可以被软化、被抚平。

   当陈先生看着窗外的树叶发呆的时候,手臂上的一阵抖动让陈先生回了神。他转头看向自己的身边,首先看到的是桌子上的一滩滩水渍,而手臂被一个脸上全是头发的女孩不断地拉扯着,如果不是因为陈先生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无神主义者。此时面前的这个女孩完完全全的可以被称作女鬼了,当时面前的姑娘的样子在陈先生的记忆中一直挥之不去。短短的头发上面不断地向下滴答着水滴,一只手扯着陈先生的手臂,另一只手指着面前的桌子。陈先生疑惑地看着面前姑娘的行为,这姑娘指一指桌面,又指一指自己的喉咙,活像一个发了疯的女疯子。虽然没明白这姑娘的具体意思,陈先生试探性的从包中拿出一包卫生纸,将它递给了面前的女孩。这姑娘看到卫生纸之后如同拿到了骨头的小狗一般,对着陈先生又是点头又是竖大拇指。这姑娘拿到卫生纸之后也没有擦头发上的水、也没有擦桌子上的水,而是郑重其事的将其叠成了一个小小的方块,然后一头压在了这方块上面,没了动静。女孩的行为让陈先生一阵无语,他将耳机收好放进包里,戳了戳那女孩的手臂。“同学,你这样会感冒的。”“啪!”陈先生刚要试图叫醒那没了动静的女孩,女孩反手就打在了陈先生的脸上,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陈先生的脑子瞬间当了机。女孩的手掌有点凉,冰冰的感觉像是小时候妈妈给陈先生敷过的冰块。那女孩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陈先生看清楚了面前女孩的样子,那张面孔算不上特别漂亮,五官单拿出来都是平淡无奇的,但是放在一起却有着一些莫名的和谐感。尤其是那双睡眼朦胧的眼睛,睫毛上的水滴还在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答着。“那边两个同学你们干什么呢?”任课老师的一声疑问让两个人瞬间都清醒了起来,女孩默默的把手从陈先生的脸上拿下来。“林华艺,你来回答一下上节课我留的思考题。”老师的话音刚落,陈先生身边的女孩便开始挠头。林华艺磨磨蹭蹭的从位置上刚要准备站起来,身边传来了一阵清澈的声音,那声音如同冬天屋檐上的冰条掉落在地面上,清新而悦耳。“对于毕加索的画作,我从这几个时期……”

  “好了,今天我们的课就上到这里。大家回去可以着手准备下次课的辩论论题了。”教室里面的人们开始熙熙攘攘的走出门去,而陈先生身旁的女孩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单手撑着腮帮子,侧着看陈先生。陈先生看着眼前的姑娘,心中着急着去上下一节课,但是嘴却不听使唤。明明想要说“同学,你让一下”,从嘴里面出来的却成了“你想干什么?”。活像一个被土匪劫了的良家小姑娘。

这叫做林华艺的姑娘本只是撑着脸看着他,可面前这兄弟扭扭捏捏的样子却让她忍俊不禁起来。面对着这个长相颇讨人喜欢的好心男孩,林华艺慢慢的站了起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冲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孩摆一摆手。陈先生看她的动作看了半天,才意识到面前的可爱女孩让他做什么。当他慢慢的弓腰伸头过去的时候,面前的女孩突然将头伸了过来,女孩有点沙哑的声音直接从陈先生的耳郭触碰耳膜。“下次见。”陈先生不断地感受着耳边传来的温度,面前的女孩慢慢的从位置上挪开,冲着他挥着手。陈先生感觉自己的脸开始不断地发烫,他的脑中不断重复着刚才那句话走向下一个教室。林华艺看着面前的男孩脸颊不断地变红,挠了挠后脑勺,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

之后的每节绘画艺术这陈先生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上,但是却再也没见过那天那个可爱的短发姑娘。在半个月之后,有一天陈先生在校园里面一棵大树下面画分子构建图,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觉暖暖的,这让大脑高度运转了半个月的陈先生慢慢的睡了过去。鸟叫和微风的抚摸让陈先生睡得十分的沉,直到耳边出现了一些窃窃私语。当陈先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边围了很多的学生,看着自己窃窃私语。“别动!”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正前方向陈先生传了过来,陈先生用右手挡着阳光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黑色的发梢在阳光的渲染下显得格外干净,一个画板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头短发在微风中不时地飘荡一下。那姑娘骨节分明的手拿着一根铅笔不断地在画板上弄出沙沙的声音,当声音出现的时候,围在陈先生身边的人们开始慢慢的向那个姑娘身边移去。当陈先生的视力慢慢的恢复了之后,那姑娘手中的笔已经停了下来,并向他慢慢的走了过来。陈先生那天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白色连衣裙可以成为无数男性心目中女神的衣服了。

阳光照在面前女孩的身上,白色的裙摆随着风的节奏不断律动,他看着面前的女孩,整个的呆住了。“那天谢谢你啊。”伴随着悦耳声音的是女孩的一只手,陈先生愣愣的将手放到女孩的手中。随即反应不对劲,很快的将手抽了出来,红着脸慢慢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啊,我没经过你的允许给你画了一幅画。我把它送给你,就当是谢礼了。”女孩看着面前红着脸的陈先生捂嘴笑了起来,向画架走了过去,从画架上将一张白纸取了下来。画上的人让陈先生的脸越来越红,甚至连围观人群里面的一些女孩都开始笑起来。女孩走过来将画放到陈先生的手中,两个人眼睛对在了一个平面之上。陈先生看着面前的女孩,他比女孩高了半个头的高度,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不该看的部位。陈先生赶紧把头扭向一边,女孩看着那不断那不断变红的脸颊笑了出来。“你今天也要去上绘画艺术吧?”“对的。”

“那我们可以一起么?”女孩背着手看向高自己半个头的陈先生,微笑着问道。陈先生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收拾地上的书包,不断地端详着手中的画,发现自己在睡着的时候身边多了一只及其可爱的柯基犬。它蜷在陈先生的身边睡得及其安详。陈先生将画小心的卷好,放到书包里面,背着书包就要向教学楼走去。“喂!你帮我拿下画架啊。”女孩的呵斥引来了一些捂嘴的笑声,随后陈先生笨拙的搬着跟在女孩身后,消失在校园的道路里。

从那天开始,陈先生每个星期都开始更加期待那节绘画艺术课,随着当同桌的次数的不断增加。陈先生脸颊变红的次数开始不断地减少,而两个人的交流也慢慢的从一周一次变成了每天都在QQ上面聊天。陈先生开始不断地了解名字叫做林华艺的女孩,她是学校美术学院的,她的专业非常的好,然后明年准备去当留学生深造。每当晚上躺在床上和林华艺聊天的时候,陈先生的脑中都会浮现出林华艺的笑脸,而当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陈先生总是会不自觉的笑,笑的像个傻子。

“诶,吃货。我过两天去北京比赛,你想要个啥礼物?”林华艺在食堂的椅子上揉搓着对面男孩的头发,男孩不断地躲着那白白的手,不断地夹着对面女孩盘子里的饭菜。“我?你可以给我带一整只北京烤鸭。”“你就只知道吃。”陈先生的同学们对于陈先生最近的样子纷纷表示及其的诧异。陈先生之前虽然就是出了名的温和,但是并不能和所有人打成一片,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干一些事情。可是最近半个月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但聊天的时候话开始多了,甚至也会和舍友们一起打打游戏了。这才让和他住了一年的舍友发现这个人的性情原来是闷骚的,而且是及其的闷骚。每当陈先生出去吃饭或者上选修课的时候,他的舍友们都会打趣他有了女朋友,而陈先生也只会笑骂回去。而陈先生和林华艺之前的沟通方式也由频繁的QQ变成了电话交流。智障和吃货成了两个人相互之间的称谓,更成了两个人相互的特殊备注。

在林华艺比赛回来的凌晨,陈先生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来自林华艺的短信。和平常的长篇大论大相径庭的是只有短短的四个字。“来找下我。”然后便是一个位置定位,陈先生穿上衣服便冲着定位的地方过去,虽然这个位置就在学校里面,但是模糊的定位让陈先生一阵好找。就在陈先生在校园里面来回奔走的时候,那棵熟悉的大树下面的身影吸引住了他的眼睛。凌晨的校园人基本上没有,空气里面充满了四川特有的潮意,大树下面有一个他背了很多次的画板包,太阳慢慢的出现在视线之内,画板包旁边有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坐着。陈先生慢慢的向着那个身影走过去,往日可爱的女孩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石子路。陈先生慢慢的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屁股上传来一阵阵的凉意。“怎么啦?”当陈先生问出那句怎么了的问题之后,林华艺的眼睛慢慢的红了起来。陈先生递给她一包纸,看着她慢慢的稳定情绪。林华艺手机突然传来的铃声吓了陈先生一跳,陈先生拿起来递给林华艺,林华艺却示意让陈先生接通。“喂!柯基!你没事吧!”一阵焦急的女声让陈先生一阵蒙蔽,手机上的名字陈先生是知道的。她是和林华艺一起长大的朋友,然而没有想到第一次交流是这种形式。“她没事,我在她身边呢。”“你?你是哪个。”“我叫陈先生。”“哦哦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她在北京心情就不好,你安慰一下哈。我先挂了。”

电话的嘟嘟声不断地从耳中传来,陈先生看着面前不说话的林华艺不知怎么是好。正当陈先生准备开口的时候,自己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遇见那个人渣了,在比赛上。”当人渣两个字跳入陈先生的眼帘的时候,他的心跟着被扯了一下。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在林华艺小的时候曾经和这个人谈过一次恋爱,正如人渣二字一般,这个人的行为也是和人渣一模一样的。而在那个年龄的伤痕往往是会跟随一个人一辈子的。“我现在再见到他,心里还是会一跳一跳的。”陈先生觉得这个时候的人都是需要一个肩膀的,但是伸在半空的手却一直没有落下去。“那个,总会过去的。”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惜之的其他作品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会有天使替我流泪

阎王的情事

幸福花园

恶女相亲记

二月末,五月初

大佳书城>言情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