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言情
是她来世间的第156520小时
是她来世间的第156520小时
作者:森酒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10003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两段被大家所不能承认的禁忌之恋,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对于李晴来说,李方是...>>全部
文章内容

是她来世间的第158520小时

生活没这么复杂,种豆子和相思或许都得瓜,你敢试,世界就敢回答。

——生活

李晴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家里一直想要个男孩,无奈第一胎是女孩,所以冒着罚款的风险生下了第二胎,那时候还没开放二胎政策,超生是要罚款的。

李晴刚出生的时候,一家人满怀期待的去看望李晴,当他们发现第二胎还是个女孩的时候,笑容都僵在了脸上,就想着把李晴送人。

这一想就正好想到了二舅。去年二舅的女朋友和二舅分手了,他和他女朋友相恋五年,已经同居了三年,虽然大家都没见过他的女朋友。二舅深受打击,当即辞了工作,在家颓废了半年才看开。后来李晴妈让李晴爸给二舅随便安排了份工作。

况且二舅现在还是一个人,没孩子。李晴一家就商量着怎么送掉手中这个麻烦。

隔天,李晴妈妈抱着李晴去拜访二舅:“弟啊,你姐夫去年给你介绍的工作还好吗?有没有习惯啊?唉,他当时跑上跑下的,就怕给你找的工作你不喜欢!你也知道,他这人好啊,就怕你一时看不开。”

二舅敷衍点头:“谢谢姐夫了,工作不错,可我……”李晴妈妈还没等二舅说完,连忙说:“好就行!好就行!也不辜负他一片苦心了。弟啊,我想把这个孩子送给你,你看,你这不是一个人吗?正好,巧了巧了!赶上了!八个月前啊我不小心怀孕了,也舍不得打掉,毕竟这也是一条命不是?

昨个儿啊,这孩子就出生了,现在嘛,你知道啊,我们家已经有个孩子了,超生要罚款,这不,我今天就给你送过来了,这孩子与你有缘,你就收下吧!”

二舅原本想说他早已经换了个工作,那个工作完全不适合他。而且,听到李晴妈说跑上跑下的找的时候,二舅就想笑,那个工作他在一次扔垃圾的时候都见到过广告。

听到李晴妈说要送孩子,这才是李晴妈拜访的目的。

二舅想拒绝。可这番话实在没法拒绝。如果拒绝了,反倒是自己的不是了。二舅知道他姐一直想要个男孩,如果他不收下,这孩子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就当时可怜这个投错胎的孩子了。李晴妈的这如意算盘打的好。

二舅看着在襁褓里脸还皱皱的婴儿冲着他笑的时候,二舅突然有了家里多个小生命应该还不错的感觉。

“好,我收下了。”

李晴来到二舅家时,是她来世间的第32个小时。

李晴这名是二舅取的,寓意雨过天晴。这姓也是跟二舅姓的。二舅叫李方,寓意行的正站的直。

李晴妈叫王丽,二舅是跟妈姓的,李晴妈是跟爸姓的,所以,他俩虽然是姐弟,姓是完全不同的。

李方二十一岁了,墨黑色的利索短发,细眉,长长的睫毛下配上黑白分明的杏仁眼,薄厚适中的嘴唇,笑起来暖暖的。虽说不是让人一眼看上去很惊艳的类型,但绝对是非常耐看的类型。

李方是一名宅在家里工作的程序员,这样也能经常照看到李晴。李方本身就很有责任心,既然已经接受了这个小女孩,李方就会守护到底。

自从李晴来到了李方家里,李方的生活就越来越忙碌了。他随手拿着本育儿书,一会儿敲敲程序一会儿围着李晴转。手忙脚乱已是常态,这位新晋奶爸深刻体会到了养孩子的痛苦和乐趣。

……

李晴三岁了,李方二十四岁。

李方为李晴亲手做了蛋糕,两个人在温馨的房间里吹起了蜡烛。吃完蛋糕后,李方将李晴抱到了卧室的婴儿床上。

李方回到客厅,看了看时间‘00:34’,这时候李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噔噔噔……’专心致志敲打程序的李方把键盘打的噼里啪啦作响。

突然李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扯他裤脚,李方低头一看,李晴正跪坐在地上歪头看着他,没人知道她是怎么爬出婴儿床的。

李晴用稚嫩的声音喊着一声:“爸…爸爸,抱抱!”

这是李晴的第一次说话,是她来世间的第26280小时。

……

李晴六岁了,李方二十七岁。

“爸爸,这个钱包里的男人是谁?”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什么是最重要的人?”

“就像…就像鱼和水的关系。”

“我找到你最重要的人了!哈哈!”李晴拿着一张泛旧的照片在空中骄傲的比划。

“是啊。”

“爸爸,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

晚上,李方为李晴买了一个小书包。李晴对着蛋糕许愿说:“我希望不要上学!”吹灭了蜡烛。

李方摸摸李晴的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哦。乖啊,明天是你上学的第一天,不要像你上幼儿园的第一天那样哭了。”

李晴闷闷的说:“上学就看不见你了。”

这是李晴第一次许愿,是她来世间的第52560小时。

……

李晴九岁了,李方三十岁。

李方为李晴买了件公主裙。李晴开心的穿着公主裙向蛋糕许了愿。李方好奇的问:“你许的什么愿啊?”李晴撇撇嘴说:“白痴李方,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李方轻轻敲了敲李晴的头:“都让你不要直呼我名字,是不是没长教训啊?你这小兔崽子。”

自从李晴一次偶然中看见了李方的名字,就一直连名带姓的称呼了,无论李方怎么威逼利诱都不改。

“嘿嘿,我许的是…”李晴突然神秘的凑到李方耳边。

“让你和那个照片哥哥见面,这样你就不会看着照片伤心了啊,我不想看你难过。”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李方眼圈微红,仿佛想到了什么往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

那年李方十五岁。

“嘿,你好!我叫白齐!”一个阳光的大男孩走进了李方的视野,浓密的眉毛向上微微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我们以后就是同桌了,多多指教。”

“你好,我叫李方,多多指教。”

白齐爽朗的笑了起来,用手搭在李方肩上:“走,去小卖部,我请客!”

……

那年李方十六岁,是他和他相恋第一年。

“嘿嘿,李方,好不好看?”白齐端着东倒西歪的蛋糕对着李方傻笑:“我是不是超厉害啊!不要佩服我哦!哈哈哈。”

“啧啧,这蛋糕丑到爆了耶!”

“我看着还挺好的啊,你这叫没审美!”白齐突然神秘兮兮的凑近李方说:“嘿!蛋糕不是重点,你看字!”

李方仔细看了一眼那惨不忍睹的蛋糕,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没有眼里所无法看见的花朵,更无心中所不愿思慕的明月’

“什么意思?”

“我不想错过你的每一个生日。”

“直白点。”

“我思慕你。”

“再直白点?”

“我想操你。”

……

那年李方十七岁,是他和他相恋的第二年。

白齐特地去定制了一款蛋糕。

“噗—”

“你突然傻笑什么?”白齐无奈的看着在蹲在地上笑到肚子疼的李方。

“我想到了十六岁那年你做的那一坨屎一样的蛋糕,哈哈哈这次学聪明了?”

“那蛋糕不知道被谁吃进去了,还好意思说啊!”

“啧,我是看你可怜兮兮的。哎,你说我要怎么才能对你这张脸说不呢?嗯?”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哈哈哈哈,你不是男人!”

“哎呦,不知道是谁在床上哭着求饶的。”

“我那是怕你遭不住哈哈哈。”

“要不是心疼我的小钱钱,我真想把蛋糕扔你头上!”

“噗,你这次蛋糕上写的什么啊?”

“自己看。”

李方拿过蛋糕,上面用正楷字写着‘我想对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春天对樱桃树做了什么?”

“开苞。”

“啊?”

“我想操你。”

……

那年李方十八岁,是他和他相恋的第三年,是他和他同居的第一年。

“嘿嘿,恭喜我们成功瞒过父母同居在一起!也恭喜我们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双喜临门哈哈哈!干杯!”白齐为了庆祝,临时去超市搬来了一箱啤酒。

“啧,你怎么瞒家里人的啊?”

“我没跟他们说。”

“我说你是我女朋友哈哈哈”

“呸,我是你男朋友!”

“你啊,今天打架真是令人惊险,对方家长都来了,没受伤吧?”

“谁叫那群混蛋欺负你啊!我皮糙肉厚的不碍事。”

“以后别这么冲动了,我担心你。”

“哈哈哈,来,喝酒。”

“你别喝太多了。”

“我高兴嘛,哈哈,你也喝一杯啊?”

“不了,我不喝酒。”

“那我喂你。”

白齐嘴唇里包着一口酒,欺身把李方压在桌子上。一手护住李方的后脑勺,一只脚抵在李方两腿中间。霸道的用舌头撬开李方的嘴唇,将酒送到李方的味蕾。

舌头与舌头之间相互追逐,相互缠绵。漫出来的液体受到地心引力的呼唤,缓缓流过李方的脸颊,流过李方的喉结。

“嗯~”李方发出一声闷哼,迷情的看着白齐,双手环在白齐的脖子上,开始回应白齐的吻。

白齐伸出一只手熟练的解开李方的皮带,裤子瞬间褪到李方脚跟……

不一会,客厅里开始传出令人心跳脸红的呻吟,空气中弥漫着扉迷的气息。

李方衣裳不整的趴在桌子上,身后承受着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一夜春宵。

被遗忘在一角的蛋糕上写着‘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今生何德,遇此良人’

……

那年李方十九岁,是他和他相恋的第四年,是他和他同居的第二年。

“李方,我决定今天亲自下厨!”白齐穿上海绵宝宝的围裙,手拿锅铲信誓旦旦的说。

“行啊,贤妻良母啊,你做过饭吗?”李方怀疑的看着白齐:“你不会想毒死我吧?”

“呸,瞎说什么玩意呢,看我的,一定包你满意!”说着白齐信誓旦旦的走进了厨房。

窝在沙发上的李方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boom”“啪—”“哐当”…厨房里传来了许多不和谐的声音。

李方连忙紧张的进去查看,发现前几秒干干净净的厨房瞬间变得乌烟瘴气。白齐手拿菜刀,一脸委屈的看着李方。

李方无奈的扶额:“行了行了,我去叫外卖,厨房一会再收拾,你不是说你挺能的么?现在菜刀带闪电是要闹哪样啊?”

“是厨房先动的手嘛。”

“好好好,你先把刀放下。”

“哦。”

外卖来了,李方把外卖摆好。白齐将蛋糕拿了出来。

“这次你又写了什么?”

“自己看啦。”

李方接过蛋糕,上面写着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什么意思?”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哦?”

“我想操你。”

……

那年李方二十岁,是他和他相恋的第五年,是他和他同居的第三年。

白齐向李方打电话。

“我想让全世界知道我喜欢你。”

“你知道的,他们是不会接受的。”

“没关系,就算没人祝福我们,也没人能将我们分开。”

“你想做什么?你现在给我回来!”

“我定的蛋糕已经在路上了,你待会就会收到。”

“……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准备送你一份礼物。”

“白齐!白齐?……嘟嘟嘟……”

白齐挂了电话,李方很担心他,看着窗边久久不语,他心里跳得慌。

夜幕降临,白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爸,妈,我回来了。”

“哎呦,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回来。进来坐吧。”

“我想跟你们宣布一件事。”

“什么?”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准确的说,是爱上了。我希望你们能同意我们在一起!”

“……简直混账!你就是这么在外面混的?”白齐爸伸手狠狠打了白齐一巴掌‘啪!’

“爸,妈,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意,所以我瞒了你们五年,今天,我们都长大了,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理解你?笑话!我们理解你,那谁来理解我们?我们家就你这一个独子,谁来为我们传宗接代?!”

“柴静说过,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看见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狗屁理论!你马上去给我和那个男的断绝关系!”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征求你们的意见,我是来通知你们的。”

“好啊你,翅膀长硬了是不?”

“爸,妈,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白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知道现在还有很多人会像看怪物一样看我们,但我希望作为父母的你们能支持我。”

“你你你!你休想!”白齐爸气得浑身发抖。

“儿啊,你就听爸妈一句劝吧,爸妈也是为你好啊,你从小到大我们什么事都答应了你,但唯独这件不行!你听听我们的劝吧!”白齐妈将白齐扶了起来,好言安慰着。

“爸,妈,我要走了。他还在家里等我,今天是他生日,我要回去陪他。你们好好照顾身体。”

“不行!你今天哪也不许去!”白齐爸吼道。

“爸,对不起!”

“如果你走出了这个门!我就不再是你爸!”白齐爸威胁着。

“爸,对不起,我一定要走!”白齐刚刚转身,只听‘哐’的一声,白齐倒了下去。

白齐爸心慌之中想留住白齐,随手拿身旁的酒瓶就向白齐砸去,看到瞬间倒在了血泊里的白齐,白齐爸和白齐妈愣住了。

“呜呜啊啊啊……儿啊……儿啊……打120…对,打120…呜呜呜…儿啊………呜呜呜…我同意你…我同意你啊…呜呜呜……”白齐妈扑倒在白齐身上,慌张的打起120:“呜呜呜…喂…120吗…呜呜呜…我儿子受伤了呜呜呜…你们快来啊…呜呜呜这里是……”

白齐艰难的用手擦着妈妈的眼泪:“爸…妈…对不起…我想见…李方…”说完白齐的手滑了下去,白齐这一昏就再也没醒来。

白齐妈连忙说:“呜呜呜…好好好,见李方…呜呜呜…你不要有事啊…”

白齐爸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手里小半截染血的酒瓶子,喃喃道:“我……我究竟干了些什么啊……”说着说着,白齐爸重重的跪在了酒瓶碎片上,哭了起来。

伴随着警笛声,夜深了。

李方一直在家里等着白齐,李方心里慌慌的,看着刚刚取到的蛋糕,李方觉得这是个不眠之夜。

蛋糕上写着‘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李方在黑暗的客厅里等了良久,盼了良久,没有等到白齐,只等到了一通白齐的电话,里面穿来沙哑疲倦的声音:“喂…是李方吗…白齐想见你…他在华康医院的急救室…我…我是他妈妈…你快点来吧……嘟嘟嘟…”

李方慌张的穿着睡衣就走出了门,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快,去华康医院,我加双倍钱!” “好勒,您坐好了。”

李方现在满脑子都是‘白齐在急救室’,李方无意间看到车里的后视镜,才发现他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了。

到了医院,李方急匆匆的赶到白齐所在的急救室。李方看到在急救室门前,有两个沉默的身影,那就是白齐的爸妈。

白齐爸一见到李方,就吼道:“是你和我儿子在一起的吗?是你害死我儿子的!是你!是你!”

白齐妈起身含泪打了白齐爸一巴掌‘啪—’:“你清醒点!你害了白齐还不够吗!”白齐爸沉默的哭了起来。

白齐妈走向李方:“没吓着你吧?对不起,孩子。”

“没事…白齐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说来也怪我们…白齐这孩子跟我们说他和你的事情,我们没同意……白齐说要走了,要去陪你过生日,老头子…一气之下…做了这样的事…实在是…呜呜呜…实在是抱歉呜呜呜…”

“阿姨…白齐一定…一定会没事的…”

过了良久,一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是病人家属吗?病人情况不容乐观,现在可以让一个人去探望他,这很可能是最后一眼。”

白齐妈哭着跪了下来:“求求你了,医生,一定救救我们家孩子啊呜呜呜…”

“这位家属快起来,我们会尽力的。现在谁要去看望病人?”

“医生,让这个小伙子去吧…白齐说了他想见他,孩子,你进去吧…”

“好。”

病床上的白齐头上被包扎了很多口子,脸色苍白,仅靠着呼吸器维持着一点微弱的生命。李方温柔的握住白齐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亲了亲白齐的额头,带着哭腔缓缓唱起白齐最喜欢的歌谣。仿佛想说的千言万语都在其中。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想你的时候,喔,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白齐的眼角流下了泪水,他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了,他再也看不见他心心思念的人了……在歌声中,白齐的生命线回归到了它本来的面目。

李方喃喃道:“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么…你怎么这么狠心…抛下我…这就是你的礼物吗…你混蛋啊…我不要你死…”

……

白齐火化后,被葬在了公墓。白齐爸去自首了,在监狱。白齐妈疯了,在精神病院。

李方沉默的站在白齐墓前,手拿一束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一生的守侯’ 。

……

李方思绪良久才回到了现实,他已泪流满面。

这是李晴第一次看到李方哭,是她来世间的第78840小时。

……

李晴十二岁了,李方三十三岁。

李方提着蛋糕进派出所将李晴保释了出来。李方什么也没问,李晴默默的许愿吹了蜡烛。吃了几口蛋糕,李晴哭着说:“对不起!呜呜呜…”

李方拿出纸巾为李晴擦眼泪,将李晴抱在怀里,温柔的拍拍李晴的背,轻声说:“没关系,我知道你打人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就像那个人一样…我相信你。”

李晴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李方怀里探出头,李方都差点怀疑她会不会窒息了。李晴揉揉红红的眼睛,凑到李方耳边带着哭腔小声的说。

“因为,他们说…说你坏话。”

这是李晴第一次打架,是她来世间的第105120个小时。

……

李晴十五岁了,李方三十六岁。李晴对李方说她想要一束玫瑰花,李方问原因,李晴说:“喜欢。”

李方就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李晴。李晴抱着玫瑰花许了愿,吹了蜡烛。李晴突然凑近李方,问:“李方,为什么我没有…嗯…妈妈?”

李方无奈的扶额:“说了多少遍不要指名道姓的叫我了,你妈妈啊,嗯…这事你以后就知道了。”

“哦…有没有也无所谓…”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最喜欢什么花啊?”   

“栀子花。”

这是李晴第一次得到玫瑰花,是她来世间的第131400小时。

……

李晴十八岁了,李方三十九岁。李方送给了李晴一双高跟鞋。李晴穿上高跟鞋,好奇的问:“为什么送我高跟鞋啊?”

李方说:“因为你成年了啊,这是你的礼物,也是你的水晶鞋。你总会遇到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我只希望他爱你如我爱你一般,护你如我护你一般,对你如我对你一般。这样就可以了。”

“那为什么不能是你呢?”李晴脱口而出。

“没有为什么,因为不可能。”李方也很诧异李晴的问题。

“我找到了那个爱我如你爱我一般,护我与你护我一般,对我如你对我一般的人了。”李晴盯着李方一字一句的说:“可惜,那个人会拒绝我。”

“谁啊,你告诉过他你的心意了么?”

“没有。”

“那你怎么这么确定呢?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他说过。”

“嗯?”

“没什么,我们吹蜡烛吧。”

李晴许了一个愿,吹灭了蜡烛。

这是李晴第一次穿高跟鞋,是她在世间的第157680小时。

“叮咚叮咚…”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了进来,门铃响了。李方去开门,一见眼前的女人,李方惊了。

她的眉目间留下了岁月深深的刻痕,满头霜发凌乱地披散着,她看着我,眼皮微合,里面布满了血丝,仿佛连睁眼也觉得分外吃力。

“姐?你怎么来了?”李方已经十八年没见过王丽了,李晴的亲妈。没想到这一见,她竟苍老了这么多。

“我…我想见见她。”李方当然知道王丽说的她是谁。

“她在卧室睡觉,她今天没事,你有什么就去跟她说吧,我去买早餐。”

李方轻轻带上了门,心中有点复杂。

王丽轻轻的走到李晴床边,看着女子陌生的容颜。一头如墨的黑发随意散在身后,紫色的蕾丝线将一束小发悬在耳侧,细细的柳叶眉,弯弯的睫毛,高俏的鼻子,薄薄的红唇,均匀的呼吸表达这个女子睡得正香甜。

女子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睫毛轻轻的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眼里是多么的清澈。

李静不解的望着在床边的中年妇女:“你是谁?李方呢?李方在哪?”

王丽叹了口气,复杂的说:“他去买早餐了。我…我想带你回家,我是你妈妈…我老公和儿女在半年前赌博,借了高利贷,在被催债的人追的时候出车祸都去世了,这都是造孽啊…你现在是我唯一的骨肉了…我当初不该把你送人…我孤身一人,我想带你回家…我…”王丽絮絮叨叨的讲着。

李静不耐烦的打断了王丽的话:“我不管你是谁,就算你真的是我亲妈,你当初既然送走了我,你和我就没关系了!我也不会跟你回去!你这十八年又对我做了什么?现在你还想自私的让我跟你走?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我要见李方!我要李方!”

“你可以唤我一声妈妈吗?”

……

李方买完早餐回家的时候,看见了在楼下哭泣的王丽:“你…你这是怎么了?”王丽流着泪摇了摇头。李方叹了口气,将王丽的那份早餐放在了王丽旁边,上楼了。

李方打开门,看见面无表情的李晴一见到是他就露出了笑颜。

李方有点懵了:“你们…说清楚了?”

“嗯。我还问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然后我把她赶出去了。”李晴看着窗边发呆。

李方走了过去,抱着李晴安慰着,就跟在李晴十二岁那次一样。这次,李方清楚的感觉到李晴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要他蹲下才抱得了的人了。

李晴将头栽到李方温暖的怀里,闷闷的说:“我不会离开你。所以,不要让别人把我带走。”

“好。”

“白齐…”

“嗯??!你怎么……”

“这就是他们口中你相恋五年的女朋友没错吧?”

“……”李方震惊的看着她,身体僵硬了起来。

“他不是和你分手了,而是被他家里人打死的是吧,就因为他是男的,爱上了一个男的是吗?”

“你…你怎么???!”

“你每次清明节都会出去,有几次我偷偷跟着你,发现你会在同一座墓前无言的哭泣——白齐,我说的对吗?”

“……”

“你从来不让我进杂物间,还把杂物间锁了,有一次我偷了你的钥匙。里面全是你和他的回忆是吧?我看过你的日记。”

“嗯……”

“那张照片里的,你最重要的人就是他,对吧?你和白齐不同,你没有白齐那么勇敢,白齐会向大家宣布你是他爱人,而你,不敢。对吧?”

李方再也控制不了,瘫坐在地上。是那样无助又绝望。

“不,有一点你是错的,我敢。而且,白齐一直是我的爱人,从来就没变过,我……你知道吗?在你妈把你送来的那天,我是准备自杀的,但想到你,我认为我应该把你扶养到有人照顾你的时候…我现在很狼狈吧?”

“一点也不狼狈。”

“你会觉得我们这种人很恶心吗?”

“不会!”

“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他。”

“……”

“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他。”

“……”

……

今天,李晴缠着李方带她出去走走。今天,李晴穿上了李方送她的高跟鞋。

“斯——”李晴突然蹲下捂住脚。李方急忙问:“怎么了?”“没事!”李方看到李晴脚踝部分都红肿了起来:“肿成这样还没事?你哄鬼啊!谁让你穿高跟鞋啊,明明就穿不惯还要坚持。”

“哼,谁说我有事!我走给你看!”说着李晴就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在李方前面。

李方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逞强的人,跑了几步蹲在李晴前面。

“上来吧。”

“我才不要”

“真的不要?”

“……”

“三,二…”

“我…要要要!”

“哈哈哈,早点嘛,我脚都蹲麻了。”

“哼,都怪你!”

“好好好,怪我怪我!”

……

他们走过艺术的画展,走过绿茵茵的小道,走过人山人海的广场,走过景色宜人的园林,走过叫卖声此起彼伏的集市……

“李方。”

“嗯?”

“你想知道我每次许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吗?”

“嗯?”

“我每次愿望都和你有关。”

“嗯……”

“我十八了。”

“嗯。”

“我长大了!”

“嗯。”

“我喜欢你!”

“嗯…嗯?!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最喜欢你!全世界—李晴最喜欢李方!李晴最想成为李方的妻子!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喜欢你!怎么样?听清楚了吗?”

“……李晴,这事不能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你就不能忘掉那个人重新接受我吗?”

“我永远不会对不起他。”

“你需要一个重新开始的生活。”

“不需要,况且,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不希望你这样。”

“我不在乎。”

“我把你带大可不是为了让你当我妻子的,你知道我心有所属的。我希望你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嗯,没有你我就没有幸福。”

“……我们有血缘关系。”

“我不怕。”

“你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

“我想试一试。”

“我爱他…”

“他已经死了,李方。”

“他永远活在我心里。”

“为什么 不能考虑考虑我。他都不在这么多年了。”

“没有人可以代替他。”

“……我不想看你伤心。”

“谢谢你的心意。”

“我不甘心我输给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唉,难道我缺乏了对你从小的引导吗?”

“不,你做得足够好。我遇见过足够多的男生,我并不喜欢他们,我很明确的告诉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

“如果你不接受我,你现在就把我放下来。”

“你脚受伤了。”

“那又怎样。”

“我不能…”

“李方,我想穿婚纱了。”

“你简直让我发疯。”

“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

“你没娶过妻是因为他吗?”

“嗯…”

“……”

李晴将手紧紧的抱着李方,泪眼婆娑,瞬间打湿了李方的衣襟。

“我喜欢一个人有错么……”

“不,你没错,你只是喜欢错了人。”

……

李方将李晴背回了家,李晴哭累了,在路上已经睡着了。李方把李晴轻轻的安置在床上,正准备走,李晴一把抓住了李方的手,眼睛直直盯着李方,仿佛这样会看透对方的心。

“该睡了。”

“吻我,我需要一个晚安吻。”

“你是在无理取闹!”

“唔…”李晴突然撑起身子,对着李方的嘴唇狠狠的亲了上去,李方立刻将李晴推开。李晴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啧,甜的。”

“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

“我很清楚。”

“不,你不明白。”

“你知道的,世界上再无人如你般待我。”

“会有的。”

“如果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会接受我吗?”

“……李晴,你不懂,我对你只是亲情,我把你当成我的孩子。”

“许多爱情最好的归宿就是变成亲情,因为他们会成为一家人。”

“李晴,我应该正确的教导你的,你就不会产生这种想法了。你的三观就不会这样奇怪了。”

“…我有四观。”

“哦?”

“对于李晴来说,李方是天,李方是地,李方是法,李方是自然!”

“……”

“你觉得我奇怪?”

“……该睡了。”

“晚安,对你的爱意藏在星星里,伴你好眠。”

李方推开门走了出去,李晴望着李方的背影喃喃道:“真的是…一个专情又绝情的人啊……”

这一夜,每个人思绪万千。

这是李晴第一次表明心意,是她来世间的第157728小时。

“李方,我最后问你一遍,他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你真的不能接受我吗?”李晴看着在忙碌早餐的李方。

李方顿了顿,揉了揉李晴的头,缓缓唱着遥远的歌谣。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想你的时候,喔,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眼泪浸在李方的眼眶里,李方仿佛想到了那年的许多事情以及…那个人。

李晴真真切切的感觉自己输了,那是多么温柔的只属于那个人的眼睛啊。她从头到尾都没赢过。她感觉真的好不甘心啊。

李晴默默的吃着早餐,想着怎么面对李方。

“啊!!!!”窗外穿来一声惨叫,‘碰—’

李晴和李方急忙向窗外一看,楼下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看热闹。一个中年妇女倒在了血泊中,被摔得四分五裂的。

许多人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少数人报了警。

李方认出了那件衣服,就是那次王丽穿过的衣服,李方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急忙捂住李晴的眼睛。

“是…是谁啊…是谁跳楼了啊…是…王…王阿姨…?”

李方清晰的感受到了李晴的恐惧。这让李方想到了白齐停止呼吸的时候,李方是多么痛苦。

李方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人,温柔的擦掉了她的眼泪。李晴紧紧的抱着李方,哭了起来:“呜呜呜…原来死亡…离我们如此之近…我从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是那样可怕…”

“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警铃响了起来,李晴颤巍巍的在李方怀里说:“我们…待会去医院收…尸…因为除了我们…她也没…人了…”

“好。”

李晴和李方以家属的名义认领了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数日后,在墓前。

李晴抱着一束康乃馨轻轻放在墓碑上:“你虽然自打我出生就将我送人,但你于我有养育之恩。况且我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李晴顿了顿,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方:“我不会遇到这么好的人,不会快乐的长大,于情于理,当唤你一声妈。妈,生命是多么脆弱。”

这是李晴第一次承认她的亲母,是她来世间的第157848小时。

爱会使人变得疯狂,因为爱使人痴迷。有人说,追一个人就是要逗他笑,对于李晴来说,他一笑,明明心动的会是她。

李晴总是跟自己说她还有机会,她还是不甘心会彻底输给一个死了十八年的人。可现实就是这样。李晴是矛盾的,她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但又不得不服李方对白齐的爱。

李晴每天都在想着新花样告诉李方,她很爱他。

“李方,我爱你。”

“不要再闹了。”

“我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告诉你。”

“……”

“我出国的申请书下来了。”

“……”

“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爱我吗?”

“我爱你,但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爱。”

“……你希望我留下来吗?你让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

“……我不能自私的一直把你留在身边,你需要出去闯一闯。我建议你可以出国深造,这对你有好处。”

“可我想自私的留在你身边啊……”

“我们总要习惯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却没有红绿灯的事实。”

“嗯,我明白了…”

……

在机场,李晴看着来送她的李方,就这么直直看着,好像要把这个人刻进灵魂深处。

“李方,你好,我是李晴。或许你并不爱我,可我却很爱你哦。

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说的是我在襁褓里的时候,我的目光就被你吸引。不管是工作的你,哭泣的你,还是孤独的你,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我有一个很嫉妒和羡慕的人,他叫白齐,他在我出生前就去天国了,可我还是争不过他,真的好气啊。

对于我来说,爱是一种奇怪的感情,舍不得,放不下,得不到。

我爱你,我会一直爱你,就像你也一直爱着他。

尽管我们的结局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但是,请让我继续喜欢你!

对于我来说,每天都是新的最爱你的一天。”

这是李晴第一次离开李方身边,是她来世间的第158520小时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参赛 《那一世的月光》

竞放

所谓之所

醉笑陪君三万场

二月末,五月初

大佳书城>言情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