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言情
依然范特西
依然范特西
作者:吴可彦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10011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此文小标题皆为周杰伦专辑《依然范特西》歌曲名,按原顺序依次写下。>>全部
文章内容

<span style="text-indent: 2em;">    心里的雨倾盆而下,也沾不湿她的发。</span>

专辑名:《依然范特西》

歌手:周杰伦

发行时间:2006年

歌曲总数:10首,此文小标题皆为专辑内歌曲名,按原顺序依次写下。

一、夜的第七章

    世界是一本大书,云朵一页一页地翻过,我们的心境随风改变,柳条漂浮在水面,风沙弄脏了谁的脸,一切的变化都是幻觉,是页码在变着,时而向后,时而向前。

    土冥四走在公园的树林小路,这里在夜晚就是鬼道,这可能是公园最近增加的项目,走在这条路上,两边都是恐怖音效,那些音响不知道安装在哪里,有的离路近,有的离路远,有的鬼喜欢哭,有的鬼一笑起来没完没了,偶尔会有猫头鹰从头上飞过,吹来一阵冷风。

    小雪一个人走在前面,长发垂肩,这条长长的小路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走,至少土冥四是这么感觉的,小雪已经不和土冥四说话了,半句话也不愿意说,否则土冥四也不至于跟在五米开外,每隔二十米会有一盏绿灯,每次在绿光中看到小雪的背影,土冥四都会安一次心,又随之被忧伤勒紧。

    土冥四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世界,到底什么才是爱情呢,一年前,他们一起在这个公园划船,谈论小雪父母的离婚,看着小雪忧郁的笑容,土冥四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爱,他趴在方向盘上压抑着自己的心跳,小船停止了前行,开始轻轻地打转。

    那个夜晚,在小雪宿舍的阳台,月亮很圆,三十度角低低地挂在天空,土冥四鼓起勇气表白,小雪的回答是,“我喜欢过你。”

    “什么是喜欢过,现在呢?”暖风吹过,土冥四看着小雪轻轻飘动的刘海,只恨自己身上没有钻戒。

    “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如果我相信的话,我会喜欢你的。”小雪轻轻摸着土冥四的脸。

    “我会让你相信的!”土冥四笑了,他认为小雪是接受了自己的表白,他抱住了小雪,小雪并没有推开。

    “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上岸的时候,你不拉我呢?”小雪在土冥四的肩膀上问道。

    “什么上岸的时候?”土冥四疑惑不解。

    “划完船,你先爬上岸,工作人员拉了你一把,你为什么没想到回头拉我呢?”土冥四感觉小雪轻轻笑了一下,那是胸腔的一点振动,看来小雪也不是多么地责怪自己。

    “以后我会注意的。”

    “我的领口这么低,你知道那个人拉我的时候都看到什么了吗?”

    土冥四深吸了一口气,悔恨让他的脸灼灼滚烫,“我太不注意了,以后我一定会注意。”

    一年,整整一年,还是这一天,10月8日,凉风与暖风交替的季节,他们却一前一后走上了鬼道。

    “啊!”土冥四在黑暗中撞到了一个人。

    “是我。”面前传来了小雪的声音。

二、听妈妈的话

    绿草地,蓝天空,白桌椅,欢声笑语,林嘉女士一年一度的生日庆典如期举行。

    场地选在一个茶庄,两位身着古典彩装的服务员一起端着一个巨大的茶壶,壶嘴对着草坡当中的小渠倾斜,温和的茶水如泉水一般流泻,男孩女孩拿起茶杯去泉中捞起一杯一杯。

    土冥三也拿起茶杯混进了小朋友当中,茶杯是特别制造的,带有一个较长的把手,小朋友们都认识土冥三,今天是土冥三母亲的生日,他们笑哈哈地给土冥三让出了上游,土冥三在泉中获得了满满的一杯,他兴奋地端着茶杯跑到小雪的身边,“喝看看。”

    阿姨们都觉得土冥三太不懂事,这么多成年人在座,只有土冥三跑去跟小朋友们凑热闹,这就算了,这茶水怎么说也得先给母亲奉上吧,他却只想着女朋友。

    小雪感到了他人责备的目光,不过也没办法,她依然得端起茶杯喝下一口,土冥三完全没感受到周围尴尬的气氛,依然沉浸在幸福当中,他知道母亲有点洁癖,她肯定不喜欢喝那种从水渠里捞出的茶水,所以也没必要搞什么形式主义。

    “茶泉三千,我只取一杯饮。”土冥三在小雪耳边笑道。

    小雪嘴角微笑,闭上眼睛却有一丝哀伤,这个土冥三其实还是孩子,能信任他吗,能依靠他吗?

    土冥三的手机响起,他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款千元机,“你好。”

    “是我啦,不要说你好,我不好。”土冥三的前女友冷笑道。

    “你刚才不是还在吗,怎么走了?”土冥三环顾四周。

    “实在是看不下去,你知道那个小雪是什么人吗,我刚好认识她,她至少已经换过五十个男朋友,应该说她字典里就没有‘男朋友’这个概念……”

    土冥三挂了电话,重新把手机塞回口袋,心情烦躁。

    “土冥三啊,不是我说你,上次就叫你要换手机了,你怎么能用这种手机。”坐在对面的二叔说道。

    “这手机挺好用的。”土冥三有些不耐烦了,他讨厌有钱人的东西,他的工作是酒吧歌手,一个晚上收入五十元,最后还要买一杯二十五元的威士忌,他认为自己就应该用这种充话费送的千元机。

    二叔无奈地摇头,心想这家伙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穷人装成有钱人,最后就会真的变得有钱,而有钱人一旦装穷,最后就真的会变成穷人,二叔坚信这一条铁律,当他家产一百万的时候,他装出五百万的样子,一千万的时候,就装出五千万,装得越多,就得到越多的信任,然后赚更多的钱,他的钱就是这样装出来的。

    夜晚,母亲把土冥三叫到了房间,她有些疲惫,这一天她很开心,但是热闹之后的冷清让人更感失落,何况她今天看到了小雪,那女孩确实美得令人不安。

    “能不能听妈一句话,就这一句。”

    “怎么了?”

    “看在我过生日的份上,听我一次,和小晴结婚了吧。”

    “我今天不是给你介绍了吗,我现在的女朋友是小雪。”土冥三站起身,心脏在发抖。

    “我调查过了,小雪不好,你不懂人家看上的是你的什么,你到现在还是不懂事。”

    “看上我什么?我没有钱,有钱人统统是王八蛋。”

    “我是跟你讲爱情,不是讲钱,小晴家里情况和我们一样,她就不会因为钱和你在一起,所以她是真心喜欢你,那个小雪呢,酒吧的服务生……”

    “她是兼职的,大学生兼职。”

    “兼职什么不好,兼职这个,我就开过酒吧,我了解她们。”

    “你不了解,你了解什么,你只了解钱。”

三、千里之外

    天上的星星,为何那样的拥挤呢,地上的人们,为何那样的疏远?

    其实星星之间离得更远,它们的距离要用光年计算,远看的诗人却觉得他们亲密,只有置身其中,才发觉孤独如同宇宙一样蔓延。

    一本被撕掉一半的书丢在桌上,没有封面,显得破败不堪,如同没有水的游泳池,如同没有游泳池的水。

    “这书为什么撕成这样?”土冥二坐在小雪的书桌前,小雪正在卫生间照着镜子梳头。

    “看过的部分就撕掉。”小雪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声音在小空间里嗡嗡地共鸣。

    “好吧。”虽然没有封面,土冥二还是在书的后面看到了书名,《裸体午餐》。

    “过去的就要让它过去,水往低处流。”小雪走了出来,“那书别看,断章取义的话,你会以为那书很不健康。”

    “其实呢?”土冥二确实看到几个惊人的段落。

    “其实没有比这本书更健康的了,奉劝大家远离毒品,以及毒品一样的生活。”

    土冥二在小雪苍白的脸上看到了无限的疲倦,她刚刚梳过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头,尖锐的锁骨桎梏着一个自由的灵魂。

    分手了已经不知道多久,因为说了太多遍分手,忘记了是哪一次“分手”生了效,一年,一年半,或者两年?真的已经分开两年了吗,土冥二坐在街头的时候,常常看到那个身影,每当城市的阳光过于刺眼,或者尘土飞扬,他就会把眼睛闭上,她就出现了,没有化妆,一双拖鞋,疲倦,苍白,如同,那天。

    土冥二希望自己是一头骆驼,骆驼可以闭着眼皮走风尘,可是骆驼要么属于商队,要么属于乞丐,这是一个无处隐藏的时代,却几乎所有人都被隐藏,土冥二唱起自己写的歌,“没有封面的裸体午餐,忘了转身拉你上岸……”

    土冥二唱歌不好,但他相信自己写的歌不错,所以他去唱片公司投小样。

    “你想让什么类型的歌手唱?”对方是一个专业制作人,黄色的头发拢成一个鸡冠。

    “这个,应该是你们决定吧?”土冥二一脸诧异。

    “这可不行,这个需要你来定。”制作人眯起双眼,用手摸了摸头上的鸡冠,鸡冠很硬,扎手。

    “那,那就找个和我风格差不多的就行。”

    “要用电脑MIDI,还是实录?”

    “什么?”

    “电脑MIDI,还是实录。”

    “这个,你们定吧。”土冥二心里开始发慌,这制作人问的都是些什么。

    “这可不行,价钱差得很远啊。”看着土冥二茫然的表情,制作人很想笑,但是他忍住了,他不想错过眼前的一笔生意。

    土冥二有点懂了,看来是需要自费,难怪自己只是来投小样,他们公司就能派出制作人来接待,“实录多少钱?”

    “那就比较多了,不好说,要看编制的大小,需要一个吉他手还是两个,弦乐要不要加入,乐手的名气和能力也参差有别……”

    “那电脑呢?”土冥二泄气地问。

    “加上发行费,三万到四万吧,找二线的歌手给你唱,我们的制作人都是国外回来的。”

    土冥二点了点头,嘿嘿地笑了笑,“我,我改天来,我,回去考虑一下。”

    “好的。”制作人点上一根烟,挥了挥手,拨开眼前的烟雾,也是向土冥二再见,他早就习惯了这些外行的文艺青年,他喜欢他们,因为他以前也和他们一样,他们也会和他一样慢慢地变得内行。

    土冥二走出了大楼,他没打算去别家公司,他知道别的公司也一样,现实就是如此,在这个没有人买唱片的年代,音乐只能这样做,土冥二变内行了,但是他没有钱,他依然外行。

四、本草纲目

    遇见小雪的那一年,土冥一刚刚大学毕业,毕业之后他就不想再用家里的钱,于是他去了上学时常常光顾的酒吧,老板和他熟得要命,当土冥一提出要在这里当酒吧歌手的时候,老板立刻答应了。

    土冥一唱着一首首忧伤的歌,迷离的灯光包裹着逃避现实的人群,他喜欢这种生活,在和弦的变换中生存,在旋律的飘散中消逝,看着人们无忧无虑地走过。

    一个闷热的夜晚,一个喝醉的女人端着酒杯走到土冥一的面前,“给我唱一首《分手快乐》吧。”

    土冥一抱着吉他唱了起来,歌声停止时,女人似乎刚刚睡醒一般睁开眼睛,她说,“再唱一遍好嘛?”

    土冥一关掉了麦克风,为这个女人又唱了一遍,当歌声停止,蹲在地上的女人抬起脸,她要求再来一遍。

    “你需要几遍呢?”土冥一问道。

    “我失恋了,再来一遍好嘛,再来一遍。”女人流着泪,她已经失去了理智,很多人在看向这边,期待她制造出更大的意外。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土冥一又唱了一遍,其中换错了两次和弦,语气也明显的不耐烦,女人已经坐在地上,她恍惚地看着土冥一,长发盖着她的眼,“求求你,再唱一遍好嘛?”

    土冥一站起身,就在他即将走开的时候,一个女生走到他面前,她穿着酒吧服务生的套装,带着明媚的微笑,她把一张百元钞票塞进了吉他的音孔。

    “请你为我们再唱一遍《分手快乐》好嘛,好听。”

    土冥一无法拒绝,他看着面前的女服务生,机械地坐下,他重新开起麦克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似乎空气中都是女服务生的味道,他在黑暗中看到一支开放的花火点燃了另一支,他弹了《遇见》的前奏,然后唱起了《分手快乐》。

    唱到一半他忽然感到悲伤,声音控制不住地沙哑,这首歌他很熟,但是之前从来没有体会得这么深,这最后一遍终于让醉酒的女人满意,她嚎啕大哭,撕扯着头发,挖出心中的悲伤,女服务生扶着她去了二楼的包厢,看着那个女服务生的背影,一股温暖包围了土冥一的心,他忽然也想大哭一场。

    “这个钱还给你。”凌晨三点,酒吧打样 ,土冥一找到了她,递出一张钞票。

    “不是我请你唱歌吗?”女生没有伸手,抬头直视土冥一的眼睛。

    土冥一怯怯地收回了钱,他完全没有力量违抗她的决定,“你叫什么名字?”

    “小雪。”

    小雪从土冥一的身边走过,土冥一转身跟了上去,他们来到空旷的街上,睡着的城市更像夜晚,土冥一还握着一把吉他,他来不及把它装进包里,他完全可以把吉他放在酒吧,但是他下意识地放不下,他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知道了,因为吉他的音箱里有一张她塞进去的钱,那是一张纪念钞。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一下。”在小雪身边走了三分钟,土冥一才开口说道。

    小雪笑了笑。

    “你是不是最近才来上班的?”又是一阵沉默,土冥一终于又找到话题。

    “是啊,早上才来应聘的,我是那边的学生,来兼职。”小雪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大学城。

    “你学什么专业?”

    “中医。”

    土冥一有些惊讶,他有点联系不起来,在他心中,中医医生好像都是老头,他很难想象小雪给病人把脉时的情景,如果是给他把脉,脉搏一定会凭空加速的。

    “怎么了,不相信?”

    “没有没有,对不起,我是觉得,你太漂亮了,好像,不像。”土冥一语无伦次。

    小雪停下了脚步,她对土冥一挥了挥手,“谢谢你,我到了。”

    小雪走进一栋公寓,公寓楼所有房间都是黑的,土冥一站在楼下,一分钟后五楼的一个房间亮了。

    土冥一不是故意的,偷看她的房间是不对的,他只是原地发怔,明亮的窗口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小雪,她又对他挥了挥手,土冥一举起了吉他。

五、退后

    “没有封面的裸体午餐,忘了转身拉你上岸,河流带走,你的冰冷,雪啊,你总是那么的懒,习惯孤单……”

    土冥二的单曲《岸》在网络上流传,试听点击已经突破了千万,公司给他拨了更多的经费,让他去挑别人写的小样,让他出更多的歌,他是歌手了,虽然还不是大明星,但也算起步了。

    那天土冥二从唱片公司出来时,他已经对音乐绝望,他到公园的湖边吹风,看着那些漂浮的小船,多么可爱的造型,有的像小鸭,有的像天鹅,土冥二笑着,傻笑。

    手机响了,响了一遍,土冥二不想接,他知道这不是小雪打的,这两年,小雪似乎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当他打过去的时候,小雪总是会问,“不是说分手了吗,还是你说的。”

    手机响起第二遍,对方似乎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土冥二掏出了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想接听的时候,死机了。

    土冥二无奈地拆开电池盖,把电池拿出又放入,有一个好一点的手机确实会好一点,但是住进地下室的土冥二绝对没有这个钱了,当手机重新开机,那个电话又来了。

    “哎呀,你好,总算打通了啊。”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请问你是?”

    “我是唱片公司,刚才把你的歌给总监听了,他很喜欢,我们决定要签你,你初步的经费有一百万。”

    “哦,真的?”土冥二感觉天空洒下了一道光芒,他站了起来,臀部上还沾着泥土。

    “真的。”头顶黄鸡冠的制作人在电话那边笑了,“快来吧,让我们一起创造未来。”

    土冥二去了录音棚,他认为自己的声音真的不好,他希望自己的歌给别人唱,给他一笔稿费就行,但是制作人不同意,“我们不要好声音,我们要的是特别的声音。”

    录了将近一百遍,制作人耐心地提出各种要求,乐队也不厌其烦,土冥二十分愧疚,他感激他们,他要努力地唱得更好。

    出了《岸》,成为职业歌手,土冥二终于可以回家了,因为小雪,他已经和父母闹翻,他决定只有干出一番事业之后才去见他们。

    一阵热泪之后,土冥二拿出了CD,CD只做了十张,毕竟只是单曲,没有发行唱片,当音箱中响起土冥二的歌声,父母又是热泪盈眶。

    “我前几天在网上听了,听了好多遍。”母亲说道,“是小晴告诉我的,说你是歌星了,对了,你有空时去看看小晴,她女儿好可爱……”

    “如果不是小雪,我写不出这首歌。”土冥二说道,“我就是为她写的。”

    气氛变得尴尬,歌声停止,父亲终于叹了一口气,“其实,找到自己爱的那个人,真的很好,其实,还是不该错过的。”

    “你又说这个,你那几个情人,都是被我错过了是吧!”一个枕头摔在土冥二父亲的脸上。

    “哎呀,我是说儿子的事情,又不是说我的。”

    “其实,以前,也不该管你那么多,如果你喜欢谁,就应该和谁在一起。”母亲说道。

    土冥二笑了,但是感情还可以挽回吗,难道小雪不是已经受到伤害了吗,自己的犹豫真的只是因为父母的反对吗,土冥二想去看看小雪,看看他已经不敢面对的她。

六、红模仿

    和家里闹翻之后,土冥三就搬进了小雪的公寓。

    白天,小雪去上课,土冥三睡到中午,吃完小雪留下的早点之后去街上闲逛,夜晚他们则一起去酒吧上班,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你当时为什么租这么大一个公寓?”

    “就是想出来住,不想住宿舍。”小雪回答。

    “你哪里来的钱?”

    “我父母会给我打钱。”

    “哦。”土冥三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小雪看着土冥三,土冥三不知在忧愁着什么。

    又是一天凌晨下班,土冥三对小雪说,“你别去上班了好嘛?”

    “不好。”

    “求你了,别上班,或者换一个地方。”

    “我喜欢那里,我是在那里遇见了你。”小雪固执地看着土冥三,“今天只是意外,而且那个醉鬼不是马上被拉走了吗?”

    “是,但是,平时那些男人也总是盯着你。”土冥三抱住小雪,“你只属于我,好嘛?”

    “好,放心。”小雪拍着他的背,“乖乖的。”

    土冥三后来学会了早起,他闲逛到了中医学院,他埋伏在教学楼附近,看着小雪下课出来,跟在她的身后,午饭小雪会在食堂解决,土冥三也远远地看着,跟踪小雪,像看一场立体的电影,她好像生活在一面屏幕当中,他不能出现,屏幕那边的生活不属于土冥三,如果他突破了界限,他会在她的世界里忽然成为陌生人,那是对感情最可怕的摧毁,而且他无法解释自己出现的理由。

    小雪总是一个人,这样孤僻的小雪,很难想象她会曾经有过五十几个男朋友,他们果然是乱说的,他果然可以完全信任小雪,但是他还是坚持跟踪着,他似乎爱上了屏幕那边的小雪,那是不一样的小雪,独立,自由,冷漠。

    终于有一天,食堂的饭桌,小雪对面坐下一个男生,他们似乎聊得很好,土冥三坐在远远的斜后方,看着小雪的背影,他知道她在笑,他看到她在对方的盘子里夹菜,土冥三站了起来,又坐下,最后趴在了桌上。

    不知道自己趴了多久,重新抬头的时候周围空空落落,如同一只鸵鸟把头插进地里躲避追杀,而且果然躲开了追杀,土冥三松了一口气。

    “那个人是谁?”可是晚上见到小雪,土冥三还是脱口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似乎是男人的本能反应。

    “什么人?”小雪原本依偎在土冥三的怀里,坐起身看着他。

    “中午和你吃饭的那个。”沉默半刻,土冥三还是开了口,他感觉头脑里一阵一阵的轰鸣,是心跳的声音。

    “哦,你看到了啊。”

    “是的。”

    “我以前的男朋友。”小雪坦诚地说道。

    土冥三点了点头,全身瘫软。

    第二天中午,土冥三继续跟踪小雪,小雪没有去食堂,她去了一家小饭馆,土冥三没有进去,他在门口看到了那个男生,他也来了,他们换了一个地方还要一起吃饭。

    “你为什么要和他吃饭?”晚饭还没开始吃,土冥三就忍不住冷冷地问道。

    “他最近失恋了,陪他聊聊呗,你该不会吃醋吧?”小雪微笑着,摸摸土冥三的脸,“羞羞。”

    “那我也失恋了。”土冥三拍开小雪的手,转身就走。

    “你站住。”

    “怎么了,如果你心里没鬼,你们为什么要换地方吃饭。”土冥三狠狠地握紧门把手,背对着小雪,全身发抖。

    “我们昨天就说好了,他今天要请我去吃手撕牛肉。”

    “不信。”

    “哼,我更不信你,你根本不能和我结婚,有本事你就和我结婚啊。”

    “我还不够了解你。”土冥三回答。

    “无耻!”小雪的声音尖锐,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声音说过话,“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根本没有!”

    土冥三摔门而出,他不知道,他已经相信了谣言,他怀疑着小雪,当他这么相信的时候,他就会看到他相信的事情发生。

    想象模仿着现实,或者,现实模仿着想象。

七、心雨

    心里的雨倾盆而下,也沾不湿她的发。

八、白色风车

    猫笑了,鬼道上第一次听到这个音效,直到小雪站在土冥四的面前,土冥四才忽然想起,他是用一把挂锁把小雪锁在公寓里的。

    “你怎么出来的?”土冥四后退一步,冷风从背后吹来。

    “你凭什么锁住我?”小雪问道,口气很平静,却饱含着质问。

    “对不起,你不跟我说话,还可能会出门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所以,所以我就……对不起。”土冥四悔恨地看着面前的虚空,小雪终于和他说话了,可是却看不见她。

    “公寓的租金是用谁的钱来付?”

    “你。”

    “水电费和网费呢?”

    “你。”

    “饭菜呢?”

    “你。”

    “那你凭什么锁住我?”

    “因为……”

    “因为你爱我?”

    “是的。”

    一只冰冷彻骨的手掐住了土冥四的脖子,呼吸从此刻停止,他的脚轻轻地离开地面,耳朵失去了听觉,看见了云雾缭绕的晴天,就在土冥四认为自己死定的时候,那只手消失了,鬼道上的恐怖音效停止了播放,似乎从来就不曾播放,四周寂静,有虫鸣,路灯是黄色的,很温馨。

    有一对情侣从土冥四身边走过,惊讶地回头看他,“那人怎么了?”

    “我怎么了?”土冥四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依然透着一股寒气,“我凭什么锁她!”

    土冥四向公寓楼飞奔,当他气喘吁吁打开门,公寓里很安静,每个房间的灯都打开,只有阳台是暗的。

    土冥四走到了阳台前,小雪坐在那里,坐在栏杆上,换了一套白色碎花棉布睡衣,刚刚洗过的长发没有梳理,一根一根粘合在一起。

    “小雪。”土冥四站在原地,不敢前进。

    小雪对他笑了笑,只是无奈,只是哀伤,她用右手从左向上划过一道弧线,像转动的风车,像拱形的门。

    小雪向后仰倒,进入了那一扇门,进入了门后的另一世界,土冥四大叫一声向前扑去,破碎的时空揉入了虚无,如果命运可以交易,他希望摔下去的人是自己,就像一个奇迹,他抓住了小雪的脚踝,冰冷的,干燥。

九、迷迭香

    和土冥一分手之后,小雪也不去酒吧上班了,她不想看到他,不想看到任何人。

    小雪很少出门,每天在阳台吹风,背诵那本耗时二十七年才写成的《本草纲目》,李时珍不仅是一个中医学家,也不仅是达尔文认为的博物学家,他是一个神秘主义者,他在16世纪时明确提出大脑才是思维的器官,而非心脏,在他笔下,万物皆有其意义,连单身女人床头的灰尘都能治病。

    小雪对自己的定义就是单身女人,她不可能再和谁一起生活,她以前有过两个男朋友,后来加上了土冥一,她原本只是不相信爱情,土冥一让她对爱情绝望。

    耗时一年,小雪配置出了一瓶神奇的香水,她可以用它隔离世界,她想安静地生活,什么人也不见。

    告别世界之前,她最后去看了土冥一,她在凌晨三点时躲在酒吧附近,她跟着他去了地下室的入口,知道了土冥一的住址之后,她在白天时到地下室附近等他,他会在中午时出门,背着吉他,吃两个馒头喝一杯水,然后到地铁边唱歌。

    她曾经走到他的身后,很久没有听到他的歌声了,没有封面的裸体午餐,忘了转身拉你上岸……她几乎想抱住他,蒙住他的双眼,让他猜猜她是谁,但是她还是走开了,他唱得很投入,他生活得很好,他有他的生活,她不该打扰。

    一天,小雪跟着土冥一进了一家唱片公司,土冥一失落走出接待室的时候和她擦肩而过,他低着头,她戴着太阳镜。

    小雪走进了接待室,头顶黄色鸡冠的制作人正在抽烟,他们签了协议,一百万,这是小雪母亲留给她的遗产。

    预付了两年的房租,关好窗户,小雪躺进了没有水的浴缸,她把香水涂在人中和嘴唇,涂在脖子和胸口,浓烈的香味让她窒息,让她的思维中枢麻痹,她看到了童年的阳光,白色的蝴蝶,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那是她的美好世界,绝无残缺,没有饥饿和寒冷,没有人指指点点,只有爱,没有恨和伤害,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不需要任何人的信任,对于人类,她早已无言以对,这个虚构的世界,只相信谎言。

十、菊花台

    土冥来到小雪的公寓,他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来了,在他生命的某一段时间,他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他按响了门铃,虽然口袋里有钥匙,却已经没有资格使用。

    铃声在门里回响,门没有开,他在楼梯上坐下,也许小雪只是出门,也许她已经搬走,坐了五分钟,土冥又最后按了一次门铃。

    他把额头靠在铁门上,感到时间的流走,感到绝望,想起那个夜晚,她从阳台坠落,他在惊险中抓到了她的脚踝,那是她给他最后的希望,是神的怜悯,他把她拉了上来,她喘着气,笑了,说,“你总算拉我上岸了。”

    土冥掏出了钥匙,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她挽回,只要她还会回来,即使还牵着一个男朋友,他都要把她挽回。

    门开了,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变,只是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她还是那么懒,不喜欢拖地,腐败的空气里有一种香味,窗玻璃紧闭,窗帘没有拉紧,一道耀眼的阳光照在沙发上。

    土冥到沙发上坐下,这张唯一的沙发,他们总是一起坐,没有电视,两个人靠在一起,可以聊一个周末的下午,她总是慢慢地睡着,她可以用来睡眠的时间实在太少,睡着之前她会在他耳边说,“如果我们可以这样一直睡一直睡,不要醒,该多好。”

    门开了,是卧室的门,小雪走了出来,看到土冥,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小雪。”

    小雪没有回答,她从沙发边走过,向阳台走去,土冥无法动弹,他用力想让自己站起来,却无能为力,小雪走到了阳台,她爬了过去。

    “啊!”土冥大叫一声,没有没有,那是幻觉,阳台被窗帘挡住,阳台的铁门也关得好好的,小雪根本没有出现,他精神恍惚地站起来,发觉空气中的香味似乎有些诡异,他拉开窗户,探出头深深地吸了一口。

    土冥决定去小雪的卧室,那曾经是他们的卧室,那幻觉是那么的真实,她就是从那里走出来。

    卧室的门没有关,卧室里的卫生间关着门,土冥先打开了卧室的窗户,因为这里的香味更加浓烈,然后他在书桌上看到了一张CD,CD上有一个字,《岸》。

    CD明明只刻了十张,都在他那里,为什么小雪这边会有一张呢?小雪没有CD播放器,她是用电脑听的,想到她听过自己的歌,为她写的歌,土冥很开心,但是这张不该出现的CD还是令人不安。

    CD下面压着一个笔记本,翻开之后看到了小雪的笔迹,“过去的要让它过去,不该写日记,可我发现自己不是水,我是雪,我凝固了。”

    一页只有一两句,随手纪录的心情,没有标注日期和天气。

    “他曾经问过我,看过《金粉世家》没有,我对他点头,他说我们的婚礼要像他们一样,白天时有一片花海,夜晚时有蜡烛环绕,我说你不是没有钱吗,办得了那样的婚礼吗,他说为了婚礼他可以和家人借钱,他是骗我的吗?也许他真的是这样梦想的吧,但是事实证明,他就是欺骗了我。”

    “其实,他本质上是一个软弱的孩子,却又好强,很可爱,让人无奈。”

    “他把我想象得太过完美,我实在无法达到他的要求,他怀疑着一切,感受不到安全,可怜的想象,可怜的怀疑。”

    “Hello,boy,you are the people which I will never say goodbye.But I still want to express my wishes to you,the laughter,the happiness, the health and the people who are loved by you and also love you.Happy birthday.”

    这一段英文有日期,正是土冥生日的那天,土冥不懂英文,但是他看懂了最后一个短语,Happy birthday,生日快乐,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她还爱着他,除了她,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这个世界,除了她以外,绝对没有人这么爱他。

    “妈妈给我流 下这笔钱,是想让我幸福,帮他实现梦想,我觉得幸福了,他的歌很好听,是为我写的,谢谢妈妈,雪。”

    第一次遇见她的那个夜晚,她在他吉他的音孔里塞了一百元,她的背影温暖了他的心,他放下笔记本,叫着小雪的名字,你在哪里,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小雪依然安静地躺在另外一个世界,她就在他的身边,却听不到他的呼唤,窗外的阳光已经黯淡,他重新翻开了笔记本,那是小雪的最后一篇日记,虽然笔记本只翻到了四分之一。

    “融化了,终于融化了,这不是冬天,而我是雪。”

    他被眼前的字迹抽空了力气,瘫软在地,小雪,她为什么还不回来,融化?融化!

    他感觉到了可怕的失去,他预感到了危险,他冲入所有的房间,她不在,手机忽然响了,铃声依然是那首温暖的《雪绒花》,这个时候却觉得刺耳。

    手机是经纪人打的,他没有接,挂断,关机,稍微恢复了理性,他想到了,还有一个房间没有看,是卧室里的卫生间。

    小雪静静地躺着,她瘦了,甚至两颊已经凹陷,她还是那么美,只是已经停止了呼吸,没有心跳,没有温度。

    他在她身边跪了一个夜晚,残留的香味让他产生过几次幻觉,她腐烂了,爬满了虫子,她爬起来了,却不认识他,她忽然消失了,却出现在书桌前,一边撕着书页,一边听着歌,“没有封面的裸体午餐,忘了转身拉你上岸……”

    他知道自己是罪人,他杀了小雪,世界垮塌了,废墟将他掩埋,他找不到任何理由苟且,她顺流远去,他却站在岸边。

    早晨,他去便利店买了十二根红色蜡烛,又去了花店,秋天,菊花开得素雅纯净,他要了九十九朵,不要花枝。

    回到公寓,他跪着把九十九朵菊花慢慢洒向浴缸,菊花一朵一朵覆盖了小雪的身体,把十二根蜡烛在浴缸前点燃,烛光把小小的空间照耀成天堂,映红小雪的脸,她似乎在微笑,他们的婚礼开始了。

    他挽起袖子,用刀子划开了左手的动脉,然后把刀子丢出礼堂,关上门,红烛艳丽,黄菊芬芳,鲜血滴落,死亡的脚印在瓷砖上盛开。

    就在他就要一起进入浴缸的时候,小雪的眼皮眨动了,烛光晃着她的脸,难道又是幻觉?

    小雪轻轻吸了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他,笑了,“你怎么来了?”

尾声

    那次卫生间的婚礼实在太简陋了,他们补办了一次,菊花换成了向日葵。

    “你救了我。”他的左手还缠着绷带。

    “是你救了我,菊花的香气唤醒了我。”

    范特西依然,幻想依然,战胜了死神的两个人,躺在向日葵上仰望蓝天,风中洒满无数的笑容,在岸的这一边,那一边。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幸福花园

隐婚

为爱赌一次

春暖花开好做媒

所谓之所

大佳书城>言情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