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文学
台湾故事
台湾故事
作者:世悦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10002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主要是记录在台湾所遇见的人与事,表达内心深刻的感受
文章内容

一、遥遥万里 已有人待

    大千世界,你我相隔万里,或肌肤亲密无间,最终相拥微笑,或冷漠而别,乃是缘定,可珍重惜闵,柔待无为,似水逆迹,友往君行。我从来不是一个在旅行的人,只是在路上行走,在人间生活,在养分里相遇。

    第一次在高雄遇见磅礴暴雨,没有惊讶也毫无惊喜,只是打开抽屉,里面有一把已经有些泛黄,还沾有菜油而显得老旧的雨伞,已经用了好几年,最初在长沙,我把它从河东带到河西,后来从长沙带到西安,现在它在台湾,随着步履行进,身边有太多老旧的东西跟着我们的肉体来到这里,又去到那里;但,那一定多少有些原因,或许太多小的已经让我们无法意识到它的存在,有的就站在心坎之上,不远不近,一碰就“叮零哐当”地响。我记得我有和你一样的绿色软皮的雨衣,纯黑色的雨靴,只要下雨你就会先把我裹严实,再把你自己裹严实,然后骑着单车送我去学校,其实学校一点也不远,打把雨伞根本不会淋湿,可是你做事就是喜欢确保万无一失,然后你就会叮嘱我天天带着雨伞,因为你会常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不会。”所以一直以来我只要出门包里都会有一把伞,然后一把伞,背了几年,也跑遍了南北。

    台南之南,陨石零落,黑礁连绵,深蓝后蓝,绿叶满满爬上沙,高壁激浪晚成霞,海天一色雾漫漫,碧螺裙摆风摇曳;大巴把我们带到垦丁海湾,下车转头便是海,一根长木架在沙石之间,从前至后,踏足行走,似走进深海,打开雾帘,落进天际,我沉溺于此,无法自拔。盘山路连接着海、穿过山,进入小镇,六人相伴,三辆电动车,前后飞驰,海风在耳边呼啸,带着海洋的湿气,穿过身上每一寸肌肤,一丁点绒毛,还有大海里咸咸的味道。上车之前,本是朋友载行,因本性贪玩,妄图驾驭电动车,还未开始便先英勇负伤,使人苦笑不得,行驶于矮山之间,夕阳红霞落在远处尽头的一点,还未落尽,计划于白沙湾赏夕阳,表钟上显示已经傍晚五点五十,却不料我们途中走错了方向来到了猫鼻头,错过了今日夕阳,这是座像猫鼻的小山,攀爬而上,便能看见垦丁南边的风景,还是三月中旬,昼夜温差大,海风肆虐,单薄地套衫已经无法御寒,逼迫之下躲进了卖炸鱼丸的小店,外面已经夜幕寒寒,狂风侵蚀着陆地,防风板被吹得“呱呱”作响,叫人害怕,因旅游业而开设的一排小店,陆续地关门收摊,还有零星几家亮着灯火,店主叫我往里面站些以免受寒,而我已经瑟瑟发抖则感动至极,稍向里挪步,是一家人设店,年轻情侣以及一对中年夫妇,经聊天得知他们家住屏东,需每天早出晚归来开店,动员整家人,他们于我温柔相待,特意放慢关店的速度,让我等到朋友归来,阿姨询问我们今晚旅舍定在哪里,当夜我们将住于恒春老街,骑车大约路程近半个小时,途中还需绕路更换电池,得知后阿姨特意去取电动车,拿出存放在里面的雨衣送我害怕我受寒感冒,但她觉得还不够,又去柜子里找出口罩塞在我手里,当时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只管一个劲的说谢谢,整片漆黑中,只有日光灯照出的明亮,像心中的火焰,似乎已感觉不到寒冷,在异乡,原来还有一种爱,叫做家。

    返程路上绕路更换电池,途中在便利店停下,寻找清理伤口的药,店员告诉我们旁边就是消防队,可以去那里擦药,我们很是惊讶,原来台湾的消防队还有这个功能,走进消防队给消防员查看了伤口,消防员便让我们坐下,然后他们去取药,其中一位消防拿到药箱之后放在沙发上,取出棉签和消毒水,他们表示不能代替我们擦药物,然后把棉签和碘酒递给我,因为伤口在小腿前侧,观察到我擦拭不便,消防员竟然蹲下让我把腿放置他的膝盖上以便擦药,当时我和朋友两人都震惊了,心中由然而生一股力量和感动,我只是一个来自大陆的学生,但是他们能够给予足够的帮助和爱,自己用药消毒完毕之后消防员便开始拿纱布帮我包扎伤口,以免伤口感染,我们鞠躬道谢;后来,走过很多地方之后,给朋友说:“台湾最能打动我心的便是这里的人和自然美景。”用双脚在自然风光里漫步,踏过沙滩和海洋,穿过森林和梦想,遇见那些走过生命留下美好还带着让你无法忘怀故事的人。

    在夜晚的海风里,我们骑车前行,只有单薄棉布包裹着血肉,也无法阻碍我们充满力量的胸膛,恒春老街,它已经悄然落幕,又是一个家庭,到达旅舍时已经晚上九点,每个人浑身发抖,头发已经没了型,满脸沧桑,旅舍妈妈好像什么都已经知道一样已经熬好了绿豆汤,等待我们归来,每人一碗暖胃祛寒还暖心,这家旅舍里有两只猫和两架钢琴,可静亦可动,充满了艺术生气之感,有趣之处在于,在这个台湾南端的一条老街里,其中一家民宿,竟然遇见了好几位同乡旅客,畅谈夜晚,伴着星月,天下偌大,我们在这小小的家里相遇,然后相识,隔着海洋,隔着人墙,我们从同一座城来到另一座城,然后在这里相遇。

    我是相信缘分之人,因为在众人的洪流中,属于同种的心,互相吸引着,好像万有引力,拉扯着你我,冥冥之中,注定相遇,再有故事,定于命中,一生短暂,然而这更为短暂而有美好的时间,属于你我。经过变数和阻碍之后,第二天我们终于抵达白沙湾,夕阳挥洒金光,落在海洋,波光粼粼,逐浪远方,我们终将归途,也永远在上路,夕阳无限好,也留不住人情,划过夜晚的星,像美丽的梦。

当遇见生命

=二、当遇见生命

    当遇见生命,磅礴痴狂,逸静孱曳,逐浪花前行,礁石叠峦,绿植爬坡;当遇见生命,度一切苦厄,风托飘摇,飞驰天地,一线之间;当遇见生命,予它回舍,着水而变,极道自成;轮回因果,来去即瞬,往一世与命还休。

    五月初台湾的天空,已经红透,正值正午,坐于小琉球岛海岸的一角,闭着眼头微微仰,毒辣的阳光肆意晒在脸上,深爱太阳,无感灼疼;海岸边没有几个人,只有我和一位养鸽子的叔伯,他纤瘦的身体,轻轻挥一挥旗杆,周身的鸽,“哗”的一声全部飞出,徜徉在大海之上,欢腾于天地之间,一群舞鸽于海风中翱翔,在天际划出一个圈,最终回落养鸽人脚边;八根与养鸽人同样纤细的棍相互搭结,和着一层黑色帆布,便是小琉球岛上一块属于他和他的鸽群的地方。我们离得很远,互不打扰,却共享生命,来自大海的馈赠,海浪拍打着岩石,一下、两下、三下,从不停歇,节奏始然,从视线最远的一端慢慢地看,看向视线最远的另一端,用眼睛记住大海的样子,那一抹深蓝,深处是一线白色,再是云朵变幻,海风包围,将我的身体掏空,予我一份无,赐我一刻空,静静冥想,这便是生命之本色,生命之最初,岩石上螃蟹爬行,黑褐色的蟹壳反照太阳光,海水灌来,它即落下,片刻之后,它又出现,不停不歇。

    前一日出行,初七人共行,午后两人结伴,末一人与自然;凌晨四点与好友两人前往旭日亭,街道仍是漆黑,与日间的小琉球完全不同,以至于我们迷路,天空渐亮,害怕来不及赶到日出,遇见一位阿伯,才得以知道原来目的地就在几百米不远处,与我们同时到达的还有些许几人,山被朝阳的光辉照出剪影坐落在海的尽头,一晕黄光躲藏在厚层云朵里,印着红,染出清晨的颜色,本以为云层太厚遮住了太阳,它不会再出来了,但大约十分钟后,一层金边穿出,光芒闪烁,恍惚间照亮天地,太阳升起的时间极为短暂,下部被云层挡住,从阳光中心散发出来的金光,如一圈佛光,带着力量,超越生命,来自自然,我们在大地一方用肉眼纪录它的朝起夕落,览它拥有的魅力,已是幸运;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初夏时节,二十年载日月之间,你仍如朝露,在你的怀里,像婴儿一样,母亲节快乐。日出完全冲出云霄,我们留到最后,录下清晨的声音,返回民宿,路过菜市场,眼前进入一片漆黑,鲜红夹杂着黑暗,如一宛潮流涌向心脏,是死亡的味道,一只黑色刚出生长出毛极其弱小的幼猫,周围一滩发黑深红色的血液,另一只灰色应是它的手足,凄惨的叫声被驶过的汽车、清晨卖鱼场的开摊声、嘈杂的交谈声所掩盖,那一声声求救如它一般弱小,阳光刺向大地,折射着血液和生命,车轮刹住,当遇见生命,该如何选择,找遍周围之人,竟无一人愿意接受这幸存的生命,最后求助于民宿妈妈,当它的小舌头尝到水泡吐司后,知道自己到家了,就安静的睡着了;一念之差,一份安心或离开人世,心脏跳动、脉搏、呼吸,他们就这样真存在,表达着生命的意义。

    午后,地面温度积升,红砖水泥隔出两个世界,中间是红木茶几,对面坐的是民宿妈妈;有时候命运会给你开一个巨大的玩笑,让你手足无措,还在屏东乡镇时,曾经这个家庭里所拥有的财富,在某一个瞬间,滑落谷底,化为灰烬,这事业上沉重的打击和现实击溃了那个男人脊梁的神经,男人无法接受失败,找“红颜知己”诉说苦与命,借钱买下所有的家电,超越普通友情所涉及的性,最终都却落不到好,换回的竟是一句“你没钱还养什么小三。”;内心中最后一道墙瓦顷刻间崩塌,这种精神心理的压迫变异使他走向极端,后来不记得是第多少次暴打,层层伤害后又是威胁,女人跑躲进警局,对他的威胁顽强抵抗,电话里他说已经吞了几百颗安眠药,送进医院洗肠胃挂点滴,一不留神,拔针逃跑,用拳头砸开家的窗户,女人被安置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手机一直在响着男人的号码,四楼屋顶,男人迷茫;后来到小琉球经营咖啡店,旁晚时分,炒菜还滚烫的铲就落在女人的身上,大街之上,撕烂衣裳;8月7日,第一次发狂,无用的反抗,只能等待体力的耗尽;当遇见生命,男人这般幸运,屏东六龟泥石流、山体滑坡之灾,被圈在山谷的村落,最后离开的车辆,刚到达山地,“轰”的一声,整座村庄,灰色掩盖;旋转楼梯四层之高,醉酒暴打之后从中掉落,救援人员将其送至医院,竟无大碍;无话不谈的情人,所拥有前两任,非死即伤;男人侥幸而又神奇地活着,这耐命的顽强。眼前这个稍有浮肿,脸上还有曾经留下青色瘀伤的女人,是两个女儿的母亲,承担着整个家庭的辛劳,当经历财变,背叛,暴力之后,她依然留在这个家里,依然没有离开那个男人,她只是陪伴,带他看病治疗,佛说大乘佛教、小乘佛教,度他人、度自己,把自己的肉割下喂饱别人,把自己的生命交出,换来一份安宁,护一个家,护一个命。

千涛骇浪滚不翻一坐船,烁艳芬芳攻不下一座城,一辈子的爱情,是生命承载的力量,当遇见生命,割其华殇,用纯净而美好的爱,接受生命礼赞。

三、博爱之爱

离开台湾将近一个月了,忽然间,很是想念,五味杂陈;临走前某天的晚上,仅仅用了十几分钟和一位挚友道别,他跟我说:“好好想想,在这里你到底有什么收获,别跟我说,用心,用心去记。”他当时指着自己的心,那般认真。关于这个问题,这几天才逐渐明晰。

    上帝的手轻轻一挥,桌上的牌便翩翩起舞,“仕林夜市?仕林夜市不好玩,而且你已经错过了,你直接跟着我玩吧,晚上我们去听音乐会,你住在我家里。”这个微胖的女人第一句话竟然满是糖衣炮弹,小城拿着一本龙应台的散文坐在捷运上,刚送走来看他的姑妈,还沉浸在离别的悲伤当中,从刚刚就开始注意她,因为她的声音特别大,而且话特别多,比小城自己的还多。

    小城惊讶而又弱弱地问眼前这个漂亮的微胖女人:“您收费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笑的前俯后仰,转身跟一位年轻的阿妈说:“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他竟然以为我是诈骗集团的。”

    后来小城才知道原来这个漂亮的微胖女孩叫做Brandy,她已经50岁了,而阿妈已经70岁了,可是她们都无法让人看出实际年龄;到达Brandy家之后,金碧辉煌,有一个巨大游泳池,三个人两杯咖啡一杯茶,三个人说自己的故事,三个年代的人说三个年代的故事。Brandy非常热情,哈哈大笑着对着小城说:“你是第一个不是官员的到我家来的人,真有趣。”当天晚上小城睡在Brandy父亲的沙发上,Brandy的父亲就是在这张沙发上去世的,他是一个伟大的男人,Brandy这样描述他,而小城也相信事实如此,在很久之前,在整个社会都基于饥饿和穷苦的时候,Brandy的父亲让很多流浪汉到家里来,给他们食物,让他们洗澡,再将他们送回去,哪怕有人偷走了他们家的东西,和Brandy在一起的这两天,小城觉得自己成长很多,非常幸运,能比以前更明白自己的价值,Brandy一直跟他说一句话:“小城,你一定要回馈这个社会。”这也是她父亲所教育她的,所以她便能爱所有人,对所有人好。

    Brandy从小接受的是日式教育,一次她跟母亲说她不想吃饭,她母亲就拿着碗在她面前,让她看着,把所有的饭菜都倒了,教育她要尊重做饭的人,尊重种粮食的人;但在平时Brandy是一个非常有趣好玩的人,她非常爱演戏,演他父亲走路,演日本女人走路,在好几年一次的家庭聚餐上让小城配合她演双簧,骗大家自己要结婚了,但大家很了解她,也都是半信半疑;小城还只是弱冠之年,和她们在一起分享故事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感觉,动辄三十年,五十年,“阿,那好像是我三十年前的事了。”Brandy是一个极为智慧的女孩,虽然平常嘻嘻哈哈,但她教给了小城很多:不武断、不期望、不偏见、不猜忌。小城看到这十二字后心情平静,参透这其中的智慧。

    有时候缘分就是神秘并让人捉摸不透,一说才知道原来三个人都在五月份生日,而且小城与Brandy的生日近乎同一天,生日那天,小城微信里Brandy的对话框里:小城,姐姐爱你;希望你也爱你所爱,这是普世价值的真谛,博爱之爱。

    同一座岛,不同人生,同等偶遇,同种故事,深味意味,早就听说过九份,执意要花些时间停留于此,民宿靠近金瓜石博物馆,离九份老街还有好些距离,到达时已经临近傍晚,换装独自出行,还是四月时节,凉爽清风拂面,一个人沿着山路向上爬坡,一边是山,一边是海,途中经过一片墓地,也未觉得恐惧,又或许有些亲切,徒步半小时,来到九份姑娘,是一家承载满满故事的店子,而在这里,我也遇见了一位我生命中的Brandy——QQ姐姐,在我走近九份姑娘的前几分钟,qq姐姐和一位哥哥,还有一位北京的小姑娘刚刚回到店里,他们也是昨天相遇,出海夜游收获颇丰:海鱼,章鱼而归,正准备用这些战利品做一顿丰盛晚餐。在九份这些天,如同梦一般,沉醉,深刻,qq姐姐与舞为友,为师,为生命,曾是台湾云门舞集中的一位,在她还刚成年不久,她的父亲离世了,这中间的过程很快,家人们都还来不及接受,在父亲断气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都乱了,只有她一个人镇定平静,安排一切,安抚众人;又在父亲去世后不久,她联系澳洲学校,独自一人前往,没有与家里人交代,她从父亲的离世中,懂得很多,学会很多,成长很多,临走前在机场,打电话给家里,她不知道谁会接电话,接电话的是哥哥,她没办法撒谎:“哥,我一个人去澳洲读书,你不要告诉妈妈,她肯定不会同意的。”在这样隐瞒和独立的日子中她在澳洲度过了三个月,才向母亲交代,获得理解和支持,但仍独自挣钱攒生活费,直到毕业学成归来。从小她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永远是成绩最优异的学生,因为对舞蹈的热爱,害怕因为跳舞而成绩退步,父母禁止她再学习舞蹈,老师布置的任何作业,哪怕只是做一个标本模型,整个班上没有同学去完成,只有她在交作业的时候能将作业放在老师前面;还记得读书的时候,整个年级有一位很凶的年纪主任,大家都很害怕他,一天中午,在学校吃粉,恰巧看见那位很凶的年纪主任,她看口袋里恰好还剩一碗粉的钱,于是递给老板说帮那个老师一起付了吧,但是老板回答她说:“他已经帮你付了。”

    以前她学校在一座山上,山下有一间尼姑庵,上学的时候,大家中午都在午休,而她不会,她经常跑到后山的尼姑庵里,和尼姑们聊天,她问:“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当尼姑吗?”

    第二天夜里我们一起看完两部很触动人心的电影,吃完夜宵,已经凌晨一两点,将一位好友送回家,已是三点,但姐姐与哥哥仍然将我送到预定的民宿,于此他们考虑这件民宿离市区距离很远,安全问题以及出行不便,夜间三点半又带着我回到店里,当我们到达时,对面的早餐店已经开始做出摊的准备了,就一个沙发,一轮月光,如此相拥入眠,而在此之前他们还非常用心地帮我在这样人潮拥挤的假期预定到了台北适合我的民宿。在这个店里有很多故事,是很多人在台湾的一个家,曾经有一个骑行环岛的男孩,当天风雨大作,寒冷刺骨,他到达姐姐这里时只有一件单薄的衣服,身上并没有足够的钱去买衣服,姐姐见状便直接赠送一件外套,帮他御寒完成环岛骑行;九份姑娘对面,有一个老太太开一家旅游纪念品的店铺,过去她总是愁容满面,觉得全世界都欠了她,有游客购置纪念品她也觉得不开心,还凶游客,但每天清晨姐姐与哥哥都会和她打招呼,有时候还会送一些小水果,久而久之,老太太也被感化会开始微笑,接纳游客了。

    临走前,挚友还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我能帮助所有我能帮助的人实现他们的梦想,我希望你好,对你好,我也希望你也这样对别人好,去帮助别人。”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参赛】真的好想你

母亲的眼睛

【投稿】乡村列传(非虚构)

[投稿]我们都是刽子手[非虚构]

再遇江南

大佳书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