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文学
【参赛】非同寻常
【参赛】非同寻常
作者:猛游岁月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10015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一个埋藏了几代人的阴谋>>全部
文章内容

一个男的追求一个女的,追成了,还结婚了,但新鲜感一过去,主要是身体方面的新鲜感一过去,我爷爷说到这的时候特意的强调了身体方面的新鲜感,那时不懂,朦朦胧胧知道是那方面的事,但懵懵懂懂就是朦朦胧胧,直到长大成人后关于那方面的思维想象才清晰起来,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给一个还没记事的孩子讲这些,是发现我对下村一个女孩感兴趣,还是已经知道了我内心一些“比较龌龊”的想法,之所以“比较龌龊”,是眼神透露出来的,但因为家教很严,时时没得实行。反正他就喜欢跟我讲,像是在面对一个耶稣忏悔似的,或者将来的我肯定会在女生方面长途跋涉下去,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光天化日般说出来。也许这跟爷爷的经历有关。

爷爷的爷爷留过洋,办过厂,喜欢西式的一套,对孩子也灌输西式的一套。在爷爷不深的印象中,他几乎去过世界上任何想去的地方,只要想得起,只要还依稀记得有这么个地方,之所以说印象不深,因为在爷爷的骨子里,中国的传统已经根深蒂固,再好玩的外国的地方,不如自己的故乡好。也许正因为这个,文革中,爷爷的兄弟姐妹都出国了,只有他留下来,“变卖”工厂,开了个小面坊,其规模只能维持全家的吃喝,但不久还是以“小富农”受到冲击,好在爷爷已经定下心来,已经扎根家乡,这点对他来说相当“不痛不痒”的冲击过去后,爷爷就开始了娶妻成家的宏大计划,由于以前老是放眼世界,看来看去,没有一个女子留在身边,就后来爷爷说,可能是他眼光太挑,或者机缘没到,总之看中了我奶奶,一旦看中,就没放过手,也不管我奶奶愿意不愿意,结果是一月后成亲,我爷爷为什么会看中我奶奶呢,当然姿色第一,至于其它,我爷爷说追的过程中也没想那么多,追到之后,也没想那么多,过日子,睡大觉,不想我奶奶以极其之快的速度怀孕了,肚子一天一天的挺了起来,挺得我爷爷“相形见绌”,不敢胡来,贪图“玩乐”极速烟消云散,内在的担当慢慢的激发出来,也许这才是我爷爷之所以跟我说的根本原因。

我奶奶是地道的大家闺秀,但不同于寻常家,虽然没有出过国,也许这一点是我爷爷看中的原因之一,但天生的一种亲和力,引得外族纷纷来拜访,当然提亲的不在少数,对于外族,我爷爷看得很重,觉得“不可往来”,不知道这种观念是受了西方那种观念的影响,或许是受了中国旧有的门阀之观的偏见,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爷爷的这种“不可往来”不是不可交往的意思,更多的是不可“杂交而成”的意味。但从科学的角度,杂交的后代一般都比较聪明,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来看,不同民族不同程度的杂交在一起,才得以形成今天的中华民族。为什么我爷爷,也许是对外族的一种抵制,当中国强大时,中国是以天下之主以居,共享天下太平盛世,不欺辱弱小,可当中国落后时,昔日的落后国,一个比一个贪婪,一个比一个凶残。也许开阔了眼界,只会更加的明确历史的脉络,只会更加的透析现在一些动不动就叫嚷着“人权”“民主”的国家,须知它们当初可是杀光新大陆之人,它们当初可是全球到处殖民。它们国内的不同皮肤之人的人权也不是一天建成,它们国内的不同阶层之人的民主也不是一步到位,凭什么它们没有做到,只是刚刚做到而已,就叫嚷着指使着别国一天做到,一蹴而就。这难道不是惟恐天下不乱之冠冕堂皇吗?别国乱了,它们就好以“救世主般”的面孔来“搭救众生”,让天下苍生更好的臣服于它们。

我爷爷是有种“生不逢时”,生不恰逢中国之盛世时的诸多叹惜。可我看见了,我看见了21世纪的中国的那种盛世之举,虽然远没到其巅峰之态,但蒸蒸日上之势实不我待。但我思考更多的是当下中国的走势,未来之趋势,经过60年的稳定,30年的繁荣,中国的领导层已经形成了一批“既得利益保守派”,如同以往中国的走向,经过了建国,立国之初的励精图治之后,一批“既得利益者”保守起来,不同的以前是以“皇室”延续下去,现在成了“党派”,以“党派”的形式延续下去,对于“既得利益者”,核心的是如何维持,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至于百姓反而成了不甚考虑的部分,只要不危及“既得利益者”的统治,穷点苦点似乎无关紧要,问题是一旦火山爆发,中国又将万劫不复,迎头赶上之势又得被“痛惜般扼杀”。也许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以“国家人本主义”的形式来统领一切,让能者上,庸者下,不断的新陈代谢,不断的注入新鲜血液。所谓的“党派”之能是为国家服务,而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党派”更多的是一个临时性的“组织”,每到一个关节,每隔一段时间,临时性的组织一批“能者”来引领国家方向的机构。能上能下,方为永恒。变化替代乃唯一不变之真理。

也许这是我猜想的,也许这是我猜想我爷爷的,我奶奶很是艰难的生下我爹,我爷爷常常说,当时孩子生不下来,只能剖腹而产,那个担心,那个着急,我爷爷清晰的记得,似乎一夜之间长大成人,当初的“只想流产,与我无关”之自然态势马上变得忐忑不安,焦急万分。为这,我奶奶差点背过气去,当我爹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时,我奶奶睁开了眼睛,我爷爷绽开了笑容,伴随着一道很是明显的泪痕昭然若揭。自此,我爷爷决定养大成人,把我爹养大成人,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孩子说养大成人呢?难道父母对孩子不都是养大成人吗?一直到我长大成人,似乎隐隐约约知道其中之蕴含。

当我记得自己,也即真正记事时,我爷爷不跟我说那些陈年往事,怕是让我记忆一生似的,开始讲起了传说,好像我一旦进入小学就没得传说可讲似的。

以前,一个女子死了丈夫,与孩子为生,渐渐跟一个和尚私通,每晚要过一河,河上没桥,多年后,她的孩子长大成人,考上状元,荣耀而归,乡亲们议论纷纷,说必杀和尚,可状元没杀,居然修座桥梁,似乎方便其母私通,多年后,这女子老死,状元回乡奔丧,乡亲们众口一词,说心肠真好,必养和尚,可状元没养,居然杀死和尚,还立碑为说:修小桥为娘尽孝,杀和尚为父雪耻。加一横批:不得不为。凑近一看,四字皆为血迹。

这是我记事以来记得的第一个传说故事,从我爷爷口里出来,别有一番味道,不知是震撼,还是惊恐,恐怕会发生点什么,不过比起其他老人讲的恐怖故事来,简直是不值一提,照样争先恐后的听之,似乎为了给自己壮胆,似乎好在女生面前显摆,毕竟懦弱,胆怯,窝囊才怕什么鬼故事。

我终于上学了,从上村跑到下村,从下村跑到上村,不知是兴奋使然,还是倍加留恋。我爷爷的生日到了,马上,我奶奶也相继进入,他们的生日只差一天,在我奶奶的生日的当天,我奶奶突然中风,经过我爷爷的全心营救,上下的极力抢救,终于化险为安,看着我奶奶脸上那会心的笑,我们真的好生羡慕。一个接一个的走出,很有默契,很有同感,让两人享受只属于两人的空间吧。时间可以证明一切,他们是多么恩爱的一对。

晨曦近来,透过飘动的窗帘,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悉心照顾床榻上的一个老人,此情此景,是那么的融洽,是那么的和谐。

我要上学了,可心中惦记着爷爷奶奶,忍不住偷偷溜进我爷爷的卧房,我奶奶正安然的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

“奶奶睡着了?”

“她安息了!”

“那我走了!爷爷再见!”

“不会见呢!再见吧!”

“我放完学就回来!”

“我要走了!”

我爷爷站了起来,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好奇,不知这个好奇里面夹杂着多少的疑惑,我快速的瞅了一下奶奶,还是一动不动,我鬼使神差的把手指头探了过去,没有一丝气息。这时爸爸进来了,可能是要说我怎么还不去上学,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奶奶死了!”

我不知怎么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

爸爸大叫一声,引来妈妈,其他人。

“死了!我掐死了!”

爷爷很是镇定,表情很是镇静,爸爸冲到奶奶身边,探了探,大喊一声:“为什么?”,似晴天霹雳,正好,一阵狂风横扫进来,窗户啪的一声巨响,天暗了下来,似有阵雨。

“去问小明吧!”

爷爷说着像具行尸走肉般的挪动着,爸爸猛扑到我头顶,紧紧抓住我,

“快说!”

“我?我?我不知道----”

“快说!”

“我只知道,只知道爷爷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一个传说故事---”

后来,我长大成人,猜想过,我爸爸难道不是我爷爷亲生的-----

为什么要用猜想?不愿直面现实?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猛游岁月的其他作品

【参赛】今正恩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参赛】最后一刻

【参赛】搬家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投稿】表姐(小说)

莲心正苦

如是传奇动秦淮

茶船古道

【投稿】记忆的残片(小说)

大佳书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