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文学
【参赛】最后一刻
【参赛】最后一刻
作者:猛游岁月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10009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不到最后一刻 不知道生死两茫茫>>全部
文章内容

跑了,就这样跑了,刘庆红简直不敢相信张宇文跑得是这样的快,快得自己都没有时间“体会”悲痛,就被一声惨烈的叫声给“引”了过去,只见九十高龄的婆婆滚落床下,样子很是抽搐。双手向空中抓着,像要索取什么似的。像是天地亏欠她什么似的。

刘庆红双眼慌乱的搜寻着空空的房屋,这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经过岁月的洗礼,墙上已呈现出一片陈旧的气象,这是他们结婚后三年买的房子,还清晰的记得当时为了买这房子,两人一面教书,一面额外“家教”,没日没夜,披星戴月,这些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满足”,对这种非常辛苦日子的非常满足,虽然房价一天比一天大涨,工资一天比一天微涨,但丝毫没有影响两人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现在经济发展了,教育重视了,老师没有理由不被大用,幸福美满的生活不由得不令人热血沸腾,波涛汹涌之下这些“呕心沥血”算得了什么哟。大江东去,浪淘尽-------怀着这些相当鼓舞人心的沸腾,带着对未来异常期待的汹涌,两人大干起来,不就是房子吗?有何难矣!等以后政策好了,待遇好了,多买它几套房子,海边买一套,山里买一套,我他妈就是新时代的新贵族呢!不料,房子刚刚打理好,婆婆的怪病发了,这种病非常的奇特,不是发肤之疼,而是心肠之痒,两人整天不呆屋,老人也想出去“疯狂”,再不“疯狂”何时“疯狂”,想当年俺也是一大交际花也,不想岁月无情,年华退去,不得已才下嫁,已经窝了诸多年了,终于宇文他爹,那个好静的人去了,留下了自己,再不当家作主,何时再能威风八面,于是乎,急切的想去“夜总会”之类的场所遛遛,逛逛,太让人怀念呢,旧日的大舞场变身为今日的“夜总会”,太让人心向往之呢。

宇文没法,庆红也没辙,领着婆婆去了最大的一家夜总会,还没进去,那皇家的气派,那顶级的奢侈已经扑鼻而来,脚不听话了,手舞蹈了,奇怪的事发生了。一个老太太进来干嘛,如果是一个老爷爷进来,情有可原。光鲜亮丽的服务员上前“询问”起来,阻挡在身前很是礼貌的“挑三拣四”起来,宇文没有进去过夜总会,在大门外跺着脚干着急,庆红更是没有来过,遮遮掩掩的不知怎办,倒是老太太像是轻车熟路似的,不理不顾服务员的横加干涉,摆出一副惟我独尊之势,大摇大摆的进去,服务员没法,手忙脚乱之际跑开了。来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往日的种种情愫倾盆而来,轻轻的走着,静静的看着,搞得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无不驻足而望,不认识的嬉笑走之,有点“面熟”的连忙转头遛之,大刚出现了,经过服务员的初步交代,像是很有来头,乃不成来找哪个当官的儿子,或者来找哪个暴富的后人,既然找,何必来这找呢,在家,在别墅,在荒郊野外哪个地方会面也比这强呀-----思来想去,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大刚不得不亲自出面,平时可以藏在幕后操纵一切所谓的达官贵人,现在不行呢,万一来头不小,迎驾来迟,总不好的。老太太自然不知道大刚的来头,大刚也是云里雾里,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大刚觉得老太太气势很是凌人,老太太觉得大刚还算亲切,一拍即合,游逛起来,在宇文看来,自己实在熬不过老妈的啰嗦,不得不带老太太来夜总会,在庆红看来,既然老公带婆婆来了,自己没有不来的理由,自是当来,但进去实在“脚下生疑”,只好任着老太太进去胡闹一番,自有人“哄”出来,到时回家此事便了,老太太下次自是不敢胡闯“禁地”呢,想着,自个揣摩着,时间也就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太太越看越心血来潮,越走越群情激荡,好怀念当年的交际之花呀。大刚看着老太太没有一点生疏感,没有一点紧迫感,越发感觉此人必是见过世面,不是一般人等,越发的殷勤起来,一些小姐见了大刚,一个比一个勤快的恭维起来,搞得老太太愈发的“雄姿英发”,愈发的“英姿飒爽”起来,还以为别人见了旧日的交际之花,一个个都肃然起敬呢。老太太一个劲的赞叹时代好呀,搞得夜总会如此的辉煌,大刚一个劲的谦虚,都是政策好呀,夜总会才能如此的发展,希望老太太多多视察呀,到这个田地,大刚隐隐约约猜到老太太是副市长的老妈,这个夜总会有副市长的股份,而副市长负责全市公安系统,没有这个金字招牌,此等夜总会哪能做大做强,想必老太太闲得无聊,出来走走,也来感受感受岁月的熏陶,莫非还想滋润滋润一番,眼光不由得愁向旁边几个帅气的小伙身上,直望得那几个小伙面容失色,伺候这个老巫婆还不晦气倒霉死。但如果刚哥发了话,那是没得商量的余地的,只希望这个苦差事不是那么“幸运”的落到自己的小弟弟的头上。想到此,一个比一个快的当起了缩头乌龟,其神采飞扬马上变得“萎靡不振”起来,突然,一个小弟进来,秘密报告说,发现可疑人物。大刚立马紧张起来,全市在刘市长的带领下,一连几日开展了打黑扫黄行动,搞得自己那不仅仅是焦头乱额,简直是想骂爹干娘,原来是刘老师和一个男的,那个男的转到一个黑暗角落抽起了烟,大刚不知道这个男的是刘老师的老公。大刚的小儿子在刘老师的班,老是受到刘老师的严厉批评,本来就有一肚子的火,这次看到刘老师自己送上门来,那火可大了去了。大刚一直听说刘老师之所以对自己的小儿子看不上眼,横挑竖批的,背后是有刘市长在暗中指使的,刘市长跟副市长表面很是和善,内斗从来没有停止。这次主动前来,那就不客气呢,派了几个女的包围了庆红,连请带推的进了夜总会。宇文刚抽上瘾,隐约听见几声,还以为嘱托自己别走远,进去看看之类的,刘老师就这样进了夜总会。

想着以前发生的事,看着现在呈现的空落。刘庆红哭了,没有哭出声,蹲了下去,把眼泪藏了起来。肚子饿了,先吃饭要紧。门口已经聚集了一批人,一批看笑话的人。小小的楼梯过道挤满了人,都抬头挺胸的张望着一对恩爱夫妻如何分道扬镳。这是一栋七层楼房的一楼,想上去的上不去,想下来的下不来,只好都随大流,看看好戏如何上映。刘庆红与张宇文的恩爱可是出了名的,这次张宇文的不告而别,确实给一向平静的小楼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刘庆红本想自己先吃点,吃饱了再来收拾婆婆,谁叫她儿子无情无意的。可大伙的眼睛像一只只蚊子似的,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着,没得法,只好扶起婆婆一同吃完这很不平凡的一餐。吃得很慢,像是要细细咀嚼满碗的委屈似的,吃得很好,像是不这样,蚊子就不会善罢甘休似的。人终于走了,楼道终于空了,终于可以清理清理呢。可窜上跑下的人儿时不时的灵光一闪。像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似的,不见到黄河滔滔,眼泪哗哗,誓不休。

现在到了装修季节,如同外国使节来了,靠街沿道的大厦统一的“翻新”,统一的“粉刷”,堂堂中华可不能丢了面子。以前觉得日子一定蒸蒸日上,抱着高瞻远瞩的眼光,抱着放眼未来的眼光,早就装修完毕。可能年久失修,热水器不灵了。要热水好好酣畅淋漓一番的时候偏偏出来的是冷水,要冷冷静静一个人好好想想的时候偏偏冒出的是热水,热得全身燥燥的。可一打开门,打开通向外面世界的门,心就不由得冷了下来,似乎这颗心已不是自己身上的,已是属于全世界的,像是到了共产主义,一切都是大家的。一切都是按需分配,你想要“好奇”就给你好奇,你想要“别人的破碎”来填补“内心的安定”就给你别人的“风言风语”。日子还是要过的,婆婆还是要照顾的,两人相依相偎的时间还是要打发的。

在外人面前,一切还是要照旧的,我,刘庆红是无辜的,是受伤的,但我是大发慈悲的,老公跑了,但婆婆我依然要照料的,这就是外人眼中的我,这难道不就是现在的刘庆红吗?一传十,十传百,一个楷模,一个新时代的新楷模蓦然诞生,是那么的让人刮目相看,是那么的叫人不可思议,但这就是刘庆红,一个新好人的刘庆红。

热水器坏了,就要修,心伤了,就要疗,刘庆红知道,深深的知道。维修工来了,终于来了,终于来了第三个人。

这人叫王三。很是朴实诚恳,但他的女朋友非常的厉害,一定要一个金的,纯金的戒指,一个穷小伙子,哪里去弄纯金戒指,没想那么多,来到刘庆红家,公司承诺的上门服务,这天的刘庆红非常的烦躁,刚刚被一股莫名的热流“伤”了身,气得扔出了手上的戒指,像是扔掉一个包袱似的。这个戒指冲出热气的包围,跨出热浪的阻挡,飞了出去,这时,王三走了进来,戒指不偏不倚正“中”敞开的背包,掉入里面,王三不敢相信,环视一圈,没人发现,迅速拉上背包的拉链,这个拉链还是因为跟女朋友吵架匆忙而出以至没有拉上所成。看来是天意,天无绝人之路,虽然知道是这家主人的,但是它戒指“自动”进入的,不是我“偸”的,想到这,王三连忙退出屋子,轻手轻脚,站到已经敞开的房门前,定了定身,努力的压制住内心由于这意外之喜所导致的汹涌澎湃,这次意外之获不能说明我王三做人不行,我平时坐车时经常性的为老人让座,碰到沿街乞讨的老人时经常性的给予一些,我的良心大大的有的,这次不能怪我,完全是“它”“自投罗网”的,我没有杀人,只是在削水果皮,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人,“自己”闯到这个“水果刀”上,一命呜呼,这能怪我吗?细心谨慎的王三对这些老是爱分析来去的,买东西给女朋友也是如此,那些该买,那些可以不用买,王三心中计算的很是清楚。据他自己说是数学好的原因。太理性了。可刘庆红好像太过感性了。

“来了是吧!先喝喝茶!”

“哦!”

一个声音从浴室内传出,一个在大厅边四处瞅瞅边小心答道。一个卧室的门半开着,一个颓废的背部欢迎着外来的一切的眼光。王三不知是谁,继续看着四周,手紧紧的抱着背包,像是要送人礼品似的,突然,放下背包,像是见着一枚定时炸弹似的,迅速的放到进来的那个门边,轻轻的回到大厅,静静的坐下。小心翼翼的喝着茶。像是要放松,又像是非常紧张似的。

刘庆红出来了,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被包裹进浴巾里去,脸上的一滴水珠适时的掉落下来,看了过去,王三的脸上似乎也有一滴汗珠之类的东西溜掉似的,

“热吧!”

随手抓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这么热的天,真是麻烦你呢?”

“这是我们应该的!”

刘庆红看了一脸像是背台词的王三一眼,微微翘起了嘴唇,似笑非笑的走开,留下一串长长的背影。

“可以去修呢!”

“哦!”

“对了!我把包放门边呢!”,语气很是加强。

刘庆红很是诧异的回头瞧了一眼

“这是公司规定的!背包一律不准入内!”

王三边说着边拿起工具夹很是刻板的走向浴室,刘庆红没有出声,有点惊讶的动了动面部的表情,转过头去。

“妈!身子好点吗?”声音明显的偏大。王三在浴室里听得一清二楚,套好脚套,戴上手套,三下几下修好了热水器,在这方面,王三是很有自信的,不自信的是老在女性,在女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搞得自己很是被动。不过,想想,也是得意,跟自己一般大小的修理工,都还打着光棍呢,自己好歹有女朋友呢,况且还不赖。谁叫时代变了,都成了新社会新女性新强人呢。

热水器修好,人却不走,王三有点尴尬得站着,像是欣赏自己的杰作,又像是在等待什么的出现,浴室外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说话声,可能自己太过专注,一旦修理起来,一起都抛之脑外,听不甚清。

终于觉得再等下去没有任何结果,王三深呼吸一下,大声道:修好了!

没有回音,王三不得不再次的深呼吸一下,大声道:修好了!

突然,声音急剧下降,慢慢的吐出了几个字:来看看----

还是没有回音,王三不得不向外迈,突然,飘来一声:多少钱!

“不收钱!”

“那,走吧!”

“哦!”

王三轻轻的走到门边,第一眼射了过去,背包像是换了个姿势,急忙蹲下,拉开拉链,一看,戒指还在,大吐口气,回头瞅瞅女主人,甚是温馨的照看着那个被叫做“妈”的老人。整理好工具夹,背起背包,正要跨出门去,表情很是复杂,不得不再次的深呼吸一下,大声道:我走了!

“慢走!”

“哦!”

夜深了,空气还是那么的黏糊,老太太吹了一天的空调,这时不想吹了,站起来,慢慢的走向浴室,刘庆红站在身后,看上去离得远远的,没有上前,没有移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干瘪的老人慢慢的挪进了浴室。

夜幕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夜幕的掩饰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朦胧。可声音是很凸出的,一声大叫划破长空。似乎想刺穿这笼罩一切的黑暗的魔鬼,但力度是那么的弱小,眨了几下眼,一切又归于沉默。

刘老师进了夜总会,干了什么,没干什么,张宇文是不知道的,或许不想知道,总之是进去呢,进去一个晚上,第二天才出来,一同出来的还有老太太,不知什么原因,庆红与老太太走得异常的近,而自己并没有去迎接她们,自己透过夜总会二楼的一道窗帘间的缝隙看着二人走出夜总会。心里不是滋味,但有份侥幸。张宇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夜总会的,只知道烟抽完了,一个看起来很仗义的人递过来一只烟,自己就接着抽了起来,还侃侃而谈。等醒来,自己就睡在床上,旁边躺着一个美女,一丝不挂,样子很是迷人,一直是自己梦中所期待的那个样子,很是高雅,又不失妩媚。思前想后,一只接着一只的抽,似乎越抽越是兴奋似的。兴奋的跳下床来,撩开窗帘,正好看见爱人跟妈走出来,没有看见正面,从背后投射出的信息来看,跟自己大概八九不离十。虽然两人的性生活不很和谐,可能是以前太过劳累所致,但毕竟夫妻一场,能克服的就克服过去。不想这次,中了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洗不清就洗不清,总算是满足了一场美梦。也许,美梦真的只适合在夜晚,天亮了,人进来了,那个递烟的人,旁边小弟换作“刚哥”的人进来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呢,张老师不辞而别,远走高飞,扔下一个孤零零的刘老师,甩下一个非常老的老太太,跑了。至于为什么跑,那可是众口纷纭,也许大家感兴趣的不是其原因,而在于其过程,这个戏剧性的后果恰恰能娱乐自己,能很好的娱乐自己。但这个“自己”真的是自己的吗?众口一词的说刘庆红是个好人,绝对的好人,老公跑了,对婆婆还这般的好。

婆婆死了,是给热水器的热水烫死的,刘庆红拿热水器公司开刀,王三据理力争说自己修好了,不可能,完全不可能,但可能的是刘庆红不见了的金戒指在王三的女朋友手上。这下王三傻了,他本来就傻,这下更傻了。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猛游岁月的其他作品

【参赛】今正恩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参赛】非同寻常

【参赛】搬家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别来无恙

【投稿】尘网

莲心正苦

【投稿】死于初夏(小说)

这样读资治通鉴

大佳书城>文学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