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书城>文学
【参赛】近看台湾
【参赛】近看台湾
作者:钱雪冰
状态:完本
共0章
点击:9999
阅读 | 收藏 | 充值 | 分享
简介: 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我作为交流生在台湾屏东大学学习,期间所见所思颇多,我将以文学的形式,杜绝那种蜻蜓点水式的游记的写法,结合台湾的人文、历史,把21世纪一个大陆大学生眼中的台湾真实呈现于世人的面前。
文章内容

近看台湾(一)

钱墨痕

(1)

争取到去台湾国立屏东大学交流学习半年的机会,短暂的兴奋之后,我思忖如何利用这趟远行写下些文字与大家分享。朋友一直形容我是个叛逆的愤青,说别到时候写出点什么破坏了两岸的团结。末了还总不忘加上一句墨痕你到哪儿都不能放松思想建设,不能忘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毕竟回来后终归还是要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后面的一大串专有名词我听了就烦,往往都是强化叛逆和愤青这两个词,这两个词说得我像刚进入初中的毛头小子一样,好歹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加三年高中艰苦卓绝过来的,用离经叛道也比那两个词好听得多。到时候遇见台妹说上一句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说不定统战工作在我这里就已经提前完成了。

近几周台湾在闹登革热,登革热是一种类似感冒的急性虫媒传染病,有一定的致死率。它主要以蚊虫为传播媒介,台湾南部气候湿热加上雨水丰沛,因此成了疫情重灾区,而整个台湾南部,又以台南市尤甚。本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和“把尖刀插入敌人的心脏”的革命精神,周末和几个同学去了台南。

台南的气温已愈三十二度,在火车上来自南京的同学梦舟一边把全身裹得就只有脸露出来,一边往衣服上不停喷着“SIX GOD”,一边还腾出嘴问我“墨痕你要不要来一点,万一这里的蚊子吸惯了罪恶资产阶级的血,看到我们这些无产阶级,想要榨干我们的剩余价值怎么办 ”,我特别烦他动不动就把主义阶级什么的挂在嘴边,虽然南京军区的历史任务曾是收复台湾,但你在人家地盘上也不能把“人民公社好”成天挂在嘴边不是。要不是火车上太过无聊,我才不会搭理他,“梦舟你这思想就太狭隘了,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共同富裕嘛。我们要做纯碎的人、脱离于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我们一行中没有谁是白求恩,当然没有说的那么好听,第一个周末之所以去台南主要是听闻台南东西比较便宜,想去集体采购采购,正好另外一个福州同学杰哥有位高中同学嫁到了台湾。有熟人带路,我们也乐得方便一回。

台南市和屏东市一样干净整洁, 即使是登革热重灾区我们几乎也没看到蚊子出现。杰哥的同学夫妇俩人很随和同时也很热情,台南东西也真的很便宜,但这些都还不是这篇文章我想说的重点,这篇文章我取名“家国天下”,自然避免不了与国家有关的事。这个话题很大,也难说到位,但我想,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还是应该有人发出自己的声音。

第一次是在午饭后逛街,这里的鞋子便宜到无以复加,大陆一千二的AJ,这里只要七八百,而大陆六七百的NB,这里三四百就能拿到。以往一直听说大陆旅客在境外的购买力为人称道,今天自己真正看到价格比较后才明白了缘由。杰哥去结账的间隙,他高中的同学跟我们聊起来,我们提及这里的东西真的很便宜时,她有点不屑地说:“你们国内什么东西都贵,但是中国人傻,他们不知道他们买的每一样东西里面都含有税,甚至空气都有。”当时我只是震惊了一下,但没有立即去回呛她。

第二次是在晚饭桌上,台湾无论大小餐馆都会免费提供红茶,梦舟给我们倒茶回来时说了一句这里人谈论股市的好多啊,杰哥的同学又见缝插针地说:“台湾股市一直很稳定,不像你们国内那么大跌,多少人家破人亡啊。”我当时几乎要放下筷子了,但一桌子人都其乐融融,我想想又放弃了。

最后一次是临别前,杰哥的同学夫妇俩送我们去火车站,我和梦舟去买票,杰哥的同学夫妇俩给我们买水。回来相聚时,杰哥的同学把果茶递给我们,同时说了一句“这边的果茶上面有写果汁含量百分之十,它说百分之十就是百分之十的,决不会骗人,不像你们国内的果汁。”这时我已经出奇的愤怒了,但那头杰哥已经在道别,殷殷感谢他们一天的招待,我只好在心里恶狠狠默念了一句“傻逼”,然后不得已和大家一样说了一些违心的谢语。

回来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想,我当时是不是应该义不容辞地指出她的不对,然后不管不顾地把她骂得狗血喷头,可是即使我那样做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还好,最后还是国人固有的中庸最终控制了我的行为。其实来之前我就有过心理准备,我知道我这半年可能会听到很多台独言论,甚至第一次去图书馆想找一本郑念先生的《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却在相邻书架旁发现了一堆关于“台湾独立”的介绍都能泰然处之,但我就是受不了我来到宝岛台湾听到的第一句台独言论竟然是出自一个大陆人之口。

其实我倒不会反对真正的原住民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毕竟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起码应该让少部分人发出即使不正确的声音,我们至少不会从道德层面上过多地指责他。我们班上有个阿美族原住民男生,因为还算谈得来所以平时和他聊得比较多。其实台湾人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在台湾四百年的历史中,台湾人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就如同鬼魅般纠缠了他们四百年。阿美族男生跟我说,他们其实很自卑,他们也想成为文化上的中国人,可就是没法像大陆人那样自信,那样对自己的身份深信不疑。他们深信自己是中国人时,他们被割让了;他们深信自己是日本人时,他们又被光复了;他们深信自己是中国道统,他们却被踢出了联合国,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的全称只是“台澎金马”,他们只能是台湾。我听了他的话久久不知道该回他什么,甚至对于这里大部分台湾籍学生来说,即使已经拥有了投票权,主义什么还都是离他们很遥远的东西。上世纪60年代台湾校园就已经去政治化了,三民主义那时就离开了校园。他们更多的和我们一样识着方块字念着论语三字经长大,是台湾人,自然也就是中国人。

学校图书馆即使有满满一书架专门介绍大陆政治的书,但上面印着的出版日期最晚也都是十五年前,想想从小被外婆念叨的“国民党反动派”,心理抵触不由得也少了一些。对于杰哥的同学,我只是觉得人怎样都不能忘本,还有就是我相信时间能教会她一切。不管怎样,台湾的车牌照上写的永远也只可能是台湾省而不是别的什么内容。

(2)

很早之前听说过一个笑话,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方形的餐桌。我在这里,包心鱼丸、蚵仔煎、担仔面、碳烤鸡排、凤梨酥、面线糊、珍珠奶茶、牛肉面都在海的那边。”

到台湾交流学习约莫两个星期了,基本上把屏东一带好吃的小吃尝了个遍。古人云: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只有亲口尝过,才有可能就吃的分享写下一些或深或浅的感受,而我首先要说的就是牛肉面。

之所以要先说牛肉面是因为台湾小吃多由闽南传入,兼具客家口味,口感以甜腻为主,而牛肉面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会放些糖进去。来之前国立屏东大学的老师就在群里说,这边的菜肴清淡为主甜为辅,江浙一带的同学尤其江苏的不用担心,这里和你们家乡别无二致。我当时就想回:中国很大,江苏就算小也分苏南苏中苏北,刘强东一个宿迁人就算再怎么爱章泽天也没办法往豆腐脑里加糖吃。到了屏东方才发现一语成谶,饭菜短时间难以适应,同行的南京同学梦舟一面抱怨着没带罐老干妈来,一面跟我扎根在了牛肉面馆。

不仅仅是牛肉面,台湾餐馆菜肴的分量都偏小,每每正餐都需要加量才能填饱肚子。我们常常是要一大碗牛肉面,然后点上皮蛋豆腐、泡菜之类的小菜,两个人能把面前的四人桌全部占满。在中午十二点的日头下,坐在大碗牛肉面的面前,吹着空调,啖一口冰麦茶,面前红者红,白者白,青者青,想想都是美好的体验。这里皮蛋豆腐与家乡不同,在家乡,往往是将皮蛋和豆腐切碎搅拌后装盘,而台湾不是这样,小碟子上来是一整个皮蛋和一整块的豆腐,自行处理,吃时用勺子剜上一小块皮蛋加一点点豆腐,豆腐的松软,皮蛋的爽腻,再加上牛肉的韧劲,最后再由一口热汤将唇齿间融化了的美味一并送进胃里。

牛肉面主要特色便是在牛肉,大部分台湾牛肉面馆在牛肉面和牛腩面上分得很开,而我去的这家则打上了“牛肉上等,绝无牛腩”的招牌。真正摆到我们面前的牛肉也是大块大块呈放在面条上,与大陆牛肉面里作为盖浇的几片牛肉或者几粒牛肉大相径庭。现在台湾牛肉因成本原因大部分用澳大利亚牛肉,而好一点的则保留着用本地黄牛肉的传统,以腱子肉、肋条肉、牛板筋为主要原料,选料极为讲究,食客入口既不会觉得因瘦肉多口感柴,也不会觉得因肥肉多而没有嚼头。话说在移民之初,拓荒田野皆要用牛,牛是主要劳动力,比人甚至还要珍贵,自然舍不得饮其血而啖其肉。就连随客家人而来的牛肉丸,到了这里都改以猪肉制作,成了贡丸。

听店家说,牛肉面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才真正算兴起,而兴起的原因是为治疗外地人的乡心,那时的人们大多离开大陆二十余年,纵还记得当年的味道也日渐模糊,而幸存下来的一点点在回忆中被无限美化,乡心则与日俱增。而一碗牛肉面汇集了上海菜的红烧,广东菜的煲功,兼具四川菜的辛辣,无疑是可以满足很多人的舌头的。而在那时当地土著基本上还存在着不吃牛肉面的禁忌,这个禁忌直到牛肉面风靡全岛十年之后才被解除。甚而至于因为牛肉面的先行,为麦当劳在台湾的流行奠定了基础,“要不是那么多人开始吃牛肉,你们年轻人怎么可能去吃用面包夹着又老又难吃的牛肉饼喏。”

生意很好,老板不亲自下厨忙活陪我们聊聊天也不觉得等了很久。面上来后去配置调料,挂名川味但这里的辣椒始终不怎么够味,我看到红颜色的就各加了一点,就这也没难倒我这个不算能吃辣的江苏人。辣加完了还要加醋,我从小偏爱酸的,在我的脑海里,面和醋是无可分离的两项事物。可台湾的醋多为乌醋,与山西陈醋和镇江香醋大为不同,介绍为“酸而不涩,酸中带甜”,而对于我这种喝惯了酸涩醋的人来说便只剩下了甜,除了甜还有初闻时一股冲鼻的中药味。起先辨识不出,次数多了才知道是正柴胡的味儿。

牛肉重要,但当然也不能不说到面。面条是面粉的加工品,台湾吃的多以米磨面,而面条则以手工面为主,食时能感觉到筋道超乎寻常。面条呈上来就忍不住下了筷子,牛肉面上放上了两株菠菜,加青色于其中更能吊起食客的食欲。本来吃面的习惯是吃一口面喝一口汤,但第一次尝新鲜事物,也顾及不到如此文雅了。三下两下狼吞虎咽,再抬头发现面条已剩不多,面前只剩下碗中的大半碗汤。这时再把注意力转到汤上。得益于醋的不济,才能尝到原本的汤头。不知是加了什么特殊的料,汤头醇厚而不腻,细尝还能品到牛肉的肉味和菠菜的清香。这样一小口一小口灌进肚子,吃饱之前倒是美味先把人熏饱了。

老板是江苏阜宁人,可惜他是第二代,从没有到过大陆,而当初留在大陆的亲戚们也都搬到了上海。他现在只知有故乡,故乡人却是一个都不在了。老板小的时候还常听父亲说起故乡,说起阜宁大糕,可等到他这一辈,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就这样故乡慢慢写在祖籍这一栏了。提到故乡有点悲伤,可很快老板又跟我们扯回了牛肉面,说虽然牛肉面由大陆传入,但在台湾已经有了自己的路子,并且扬名海外,“你看,加州牛肉面大王,大陆也有连锁,从台湾走出去,再回流台湾,广告语很有嚼头:细细品尝还是牛肉面的味道。”

下午没课,久坐了一会,不觉间就剩下了我们一桌客人,厨房里也准备着打烊,我们这才告辞。台湾人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除了便利店极少有24小时营业的,一家店做早餐便是做早餐,做晚餐便是做晚餐,过了点有生意也不做,有气节得狠。回想起第一天到屏东,晚上八点半到街上竟找不到可以吃饭的地儿,后来才知道是没找着门路,那个点要吃东西要去夜市,那里有人专门做夜宵,想必这也是本地人的生活态度吧。

(3)

“9.21”前夕,国立屏东大学抓紧上午五堂课之后的休息时间召集全校各班的“班级代表”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我作为交流生的学生代表有幸目睹了台湾的校园会议是什么样的。会议主要分两个部分,前者是讲登革热防控,后者则是为迎接“9.21”而举行演习。

先说“9.21”,921放诸世界是和“911”、“512”一样让整个天下人心碎流泪的数字。在台湾全岛,也许只有“228”能与之相提并论。1999年9月21日,台湾南投发生里氏7.6级地震,全岛都有明显震感,而十六年前的那次地震带走了二千多人的生命。

有一说一,台湾在灾难记忆方面所做的比大陆要好得多,“9.21”发生地位于台湾中部,而屏东位于宝岛最西南,方位上近乎于南通到四川。可是在我二十年的人生经历中,我们对重大事件的连续缅怀,我实在想不出几件,纵然从去年开始有了“12.13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和今年的“9.3反法西斯胜利纪念日”,可这些都得益于国家的立法。可想想现如今中华传统节日都要靠国家设定节假日才得以普及也就没什么可惊讶的了。很多人会说台湾就那么小,相对应他们发生的灾难也少一点,他们当然记得,可是即便全国人民都不记得“7.28”了,唐山也不可能忘却是不是呢。虽然灾难是地区性的,但影响却是全国范围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远不是一句空话,而若是你不以史为鉴,你总不能等到灾难发生到你家时你再去学习应急措施吧。

灾难没发生前,人们总是觉得灾难离自己很远,它们仅存在于网络上、广播中以及哀悼日停掉所有娱乐节目时的救灾现场报道里。在这儿我说一个我身边的例子,今年六月份,在南京,我们学校一栋女生宿舍楼发生火灾,一时间火光冲天。事发于凌晨,当时我睡得比较死,虽然发生地就在男生宿舍楼对面但也没能爬起来。听当时观者说现场火势盛大,几乎整个天际都被烧起来了,宛如白昼,因为都是学的中文,我也不懂他有没有过度运用修辞,反正第二天到达现场时看见一整层的东西都被烧没了,所有的墙壁也全是炭黑色的模样,煞是吓人。

再之后听当事人说起因是源自电路老化。事故发生于大四学姐的宿舍,那时她们已经临近毕业,偶尔回校只是处理一些杂事。火灾发生在当日的凌晨两点,学姐的电脑是一台老化的台式机,突然爆炸后起火,见起火了同宿舍四个人便冲了出去,冲到楼梯外她们把电话拨给了辅导员。辅导员就算什么都管也没有神仙不睡觉的本事,电话很遗憾没有接通,然后她们下到一楼找到宿管阿姨。阿姨查看火势后拨打119,而那时火势已蔓延开来,而最初四位学姐跑的时候甚至也没吼几嗓子把同楼的其他人叫醒。所幸的是最后没有人员伤亡。

事后我们谈论这件事时,得出一致结论,如果再一次发生类似的事,我们起码第一步反应应该是拉下电闸,控制火势,再想办法灭火。第二我们大概会直接拨打119,节省很多时间。但大概这就是男生和女生的区别,一群被吓得连邻居都忘记叫醒的女生,你也没办法对她们要求更多,即使她们已经大四即将步入社会,即使她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已经通过了某公司的面试预备上班。当然所有的议论都是事后诸葛亮,我曾扪心自问,自己是男生,那样的紧急时刻也未必就能做出万全之策。我听说军人十年如一日地训练持枪卧倒等对他们而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动作,为的是让他们养成肌肉记忆,使他们日后能够在大脑停滞的情况下靠意识也能完成任务。而我们平时如果不加以一定程度的防灾训练又如何能够在事发时保护自己保护他人甚至保护国家财产?

我在这里倒不是说一定要纪念什么,纪念本就是形式大于意义的东西。纪念从来都是为了不去忘却,可我们中的大多数偏偏是最容易忘却的群体。远的不说,一年前的马航失事,上个月遗骸找到时还有多少的关注度?若是说一年太长,那六月的长江之星,七月的土耳其反华,事情过了一个月便几乎再没有了下文,甚至现在说出口人们都会惊讶事件发生距离现在只有仅仅两个月。至于“8.12天津港爆炸”,才过去了一个多月,看这件事的后续只有点进百度打上关键字才能看到零星仍在报道的媒体说着赔偿的事宜。那一年后呢,许是纪念的只有滨海新区的通报了罢。

话再说回来,会议仅仅占用了中午的一个小时,却是完整部署了三个校区的演习规划。台湾四面皆海,一个校区演习海啸。参考日本的经历,海啸可能引起核电站的爆炸,另一个校区演习核灾,剩下一个则演习可能随海啸随之而来的地震。今年这样,明年则互换,周而复始。而从当地的同学那里了解,他们在中学小学都有类似的演习,已经习以为常而不会仅仅是走个形式拍个照片发个新闻稿什么的。

每每看到世界各地哪里又发生了灾难,家里长辈总会感叹家乡是块风水宝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什么灾难来了都会绕道走。也许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想着那么倒霉的事不会降临到我自己头上,我们从小对灾难预警的学习都做得很一般。我想大概全国大部分人都会有类似的想法,恐怖的东西仅仅存在于灾难片中,同时这也正是我们应该反思的问题,我们纪念“5.12”、纪念“8.12”,但不能仅仅是纪念而已。比几百个人几千个人的仪式感更重要的,是真正有人接下来做些什么。

而我们不能等到即将喊救命的时候,才去后悔我们只是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仪式。

(4)

小琉球位于高雄西南,是全台唯一一个珊瑚礁岛屿,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免受东北季风之苦的观光地。之所以选择小琉球一方面是因为距离我就读的大学近,从东港坐船过去只要二十分钟就可以上岛,别的岛屿如澎湖、绿岛、兰屿甚至金门距离都太远了,二来九十月份虽说天气炎热,夏天还看不见消亡的迹象,但东北季风已经蓄势待发,别的岛屿离台湾本岛远,至少一个小时的航程,光是风浪就能让你把兴致从胃里全部吐出来。

其实自己想去还有另一个原因,就仅仅是因为它的名字,琉球在中国历史上是个充满情怀的字眼,我们曾经称东海南海间的一大群岛屿叫琉球,那是个崇尚华夏文明的王国。而现在我们大声疾呼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可也不得不接受曾经的琉球已经改名了冲绳,那儿的人一代一代说起了日本话。

台湾的出租车不同于大陆,台北高雄这类大城市还好,到了屏东,路上极少看到出租车,公交系统不完善,要出门需打出租车师傅的电话才能发车,就如同我们的滴滴打车一般。出租车起步价极贵,换算成人民币约莫是30元,不过跑30公里以上的长途反倒划算起来,从高雄打车到屏东,三四十公里的距离也不过一百元人民币。

从屏东去小琉球需先坐车到东港镇,在出租车上补了半个小时的觉,下车时东港码头已经云集了一大批人。因为周末,加上所有到小琉球的人和物资全要靠仅有的几艘船只来回运输,尽管无奈,但也不得不在三十多度的烈日下排进了队伍。

和我有生以来不多的几次坐船经历相比,在南海上行驶的船尽管不如在长江上稳,但要好过在东海上坐船去普陀的那次,那次年幼的记忆留给我的仅剩下两个小时不间断的前俯后仰。念着自己是沐浴着江风海雨长大的少年,想想再怎样也不能怂,好在航程短,下船后看了眼大海,瞬间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东港因为是港口,那片海相对污染较多,而在小琉球看到的海极为澄澈,正午的太阳打在海面上再由波浪反射回眼睛,眼睛将图像发给大脑,无不充斥着心旷神怡之感。

小琉球的标志是花瓶岩,位于白沙尾海滩上,岩石上粗下细,上有植被。随行当地人称此景观极为特殊,遂为标志。我一开始看过觉得平凡无奇,不过是一块石头罢了。去云南一路上,下雨滑坡从山上掉下来一块拦路石都比它有意思,反复多角度观察都认为这样。后同行人都交口称赞,以之为奇,不得已再一次凝神驻足,似有一点出奇之处。大概因为我再看不出出奇之处,别人许要以我为奇了。世上的事大抵如此。

岛上还有一些景点如美人洞、乌鬼洞、山猪沟之类的,都是一些自然景观,取的也是哗众取宠的名字,加上做得不是很精致,逛个十分钟也就出来了。

当然若是把旅游仅仅局限于景点未免眼界就太狭隘了,既然到的是海岛,少不了和海亲热。和家乡不同,这里的大海海沙极为细腻,踩上去光光滑滑很是舒适,可一入海,体验则急转而下。因为是珊瑚礁岛屿,光脚踩上礁石那感觉就腊月的西北风刮在脸上,疼而且没有安全感。但礁石还算好的,几百几千年的风吹日晒总会有几处还算光滑的地方,难受的是石头间时不时夹杂着一个个生长在里面的海胆。海胆身上的刺不算尖锐,但顶在脚底板与舒适离得很远。之前一直以为海胆出没于深海,不想在小琉球离海三五米就能得以见到,也算是一种收获了。

整个台湾南部,除了海另一个关键词则为机车。大陆的机车即摩托车因汽车业的崛起呈萎缩之势,而台湾则仍盛行着机车。机车的情愫由台湾电影偶像剧伴随几代少年的成长,在小琉球另一大惬意的事情即为租辆机车环岛缓行。小琉球很小,只有6.8平方公里,环岛一圈也不需要一个小时。一人一车,慢悠悠地行驶在南海之上,看见心仪之处停下来喝杯饮料继续前行,悠悠然然度过海岛上的一天。

逛累了大家一起在冰店吃冰,台湾的绵绵冰是一绝,松软可口,吃下去透心凉直到胃里。本来我们已经做好可能会贵一点的准备,毕竟这里是旅游景区,再有小琉球土地贫瘠,经济全靠旅游业,所有的物资都要从东港运送。我们吃的冰里自然需要涵盖这些附加值,但买单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四个人份的大盘芒果冰沙只要80新台币,折下来二十元人民币都不到,不比大陆,与屏东比也不遑多让,气得同行者直拍大腿,早知道再多点几份吃个过瘾。

很久以前就有同学跟我说,若是出游宁可选择台湾也不要选择香港,一方面是香港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里优越感,二来是台湾的东西太便宜了,猜测是可能有政府对旅游业的补贴。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五月的一个新闻,说华山上一碗米饭卖15元,官方回应是成本高,不是利润高,卖15元并不贵。下面议论声一片。我觉得这一点没什么好指摘的,只要不是行政垄断、强买强卖或者欺诈,卖一万元都没事,你嫌贵是说明你不是它的消费群体,再说千古华山一条路,运上去成本确实大。我会感慨台湾旅游便宜,旅游感受好,而不会指责华山米饭贵,大陆景区攫取暴利。但恰恰是五个月后的国庆,又出现了一条新闻。

这条新闻大家绝大部分人都听说了,到现在时间仍在持续发酵,青岛大虾事件。具体情况我不说了,现在全国人民都在骂青岛,说着青岛怎么不好,怎么欺生宰客,说再也不去那地了,青岛人也很委屈,不就是一支大虾吗,不就是一个无良商家嘛,就全盘否定我们青岛?恰巧我在几年前还看到一个新闻,上网一翻还正好翻到了。七年了,是2008年的事,

说韩先生在烧烤摊吃烧烤,13人被收取了一万八千元的费用。结账时对方告诉韩先生15元20元并不是一串的价格,而是每串烧烤上一块肉的价格。韩先生一行拒绝付款,附近随即窜出几个人,一棍子打在韩先生朋友头上。后报警,在派出所调解下,韩先生及朋友还是付了摊贩一万多的餐费才得以脱身。其实不仅仅是青岛,全国很多城市都是这样,现在很多人都没有城市自豪感,两个人初次见面最尴尬的就是互问家乡了,你说你是东北的,我嘿嘿只能干笑两声,我说我是河南的,你说河南挺好的,我又觉得你是在黑河南人。是什么造就的这些?就是一件件此类的事造就的。其实一两个害群之马不可怕,可怕的是当地政府的公开袒护,派出所不出警,工商不处罚,法院不立案,当地记者不报到,那处在社会舆论最底层的人呢,还能怎么办?

而这种事远远不会像耀斑爆发那般的一蹴而就,佛说一万次回眸才造就了一次开花结果,而你顺着藤往下看,这种现象早已枝繁叶茂。

景区这样,与景区紧密相连的就是游客。中国人多,游客也多,一到几天的长假就满世界乱跑,中国游客的素质低下也是在国际上出了名的。我们总是在埋怨指责相关国家特意用中文标识提示国人文明出行,却不想国人随地吐痰、横穿马路、乱扔垃圾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护照上印着的国家。你在境外,你怎么样,你的国家就怎样。

我又想起了我认识的一个徐州人,他跟我说在徐州看是不是本地人很简单,只要看在红灯面前等不等待就行了。若是停了,想必是外地人。我知道他是玩笑话,但我想象不到他是以如何的心态才能自豪地说出这样值得骄傲的言语的。

在台湾我总还是习惯在红灯之前停下来,来自大陆的同行者不止一次拉我往前走,说台湾的车要让人的,我们快走吧,在外地没有必要那么讲究的,你不走我走了。

这不是讲不讲究的问题,正是因为在外地,我们更要让外面的人知道大陆人是怎样的,也许他们这辈子不会来到大陆,也许这辈子看不见第二个大陆人,我便是他心目中大陆人全部的印象。假若在此之前他们遇到过江苏人、大陆人,并给他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我希望在我这里可以扳回来,这样在他们遇到第三个江苏的时候可以友善地对待他。而我再遇到旁人我可以更骄傲地告诉他,我是个江苏人,中国人。

书评0条
(请登录/注册后再评论)
(评论字数不超过140字)
喜欢本书的还喜欢

【投稿】看见(非虚构)

散文诗集

【两岸】狐

【投稿】故园笔记(散文)

【投稿】《爱就注定了一生的漂泊》(散文)

大佳书城>文学

首页 书包 充值 分类 排行

彩版 | 触屏版